冠芳小說 >  絕世強龍 >   第1420章 狠人

-

葉繼國見齊等閒鬆口,這纔算是不由鬆了口氣。

隻要自己這一步成功走出去了,那就不用擔心葉家會因為這次京島博弈的失敗而徹底從曆史上除名。

葉繼國當然也知道,這看似隻是賭門與齊等閒的交鋒,實則是趙家與齊等閒的交鋒!

葉家夾在中間,隻不過是犧牲品而已。

“你回到葉家之後,就聯絡聯絡,看看還有誰不願意跟著葉繼雄一條路走到黑的。”

“把人都整合起來,力量也整合起來。”

“你一個孤家寡人,也撐不起葉家!”

齊等閒喝了一口黑咖啡,一邊說著話,手指一邊輕輕敲擊著桌麵。

葉繼國用毛巾包裹住自己不斷冒血的傷口,對著齊等閒勉強一笑,道:“我知道。”

齊等閒說道:“不過,你憑什麼覺得自己能夠在葉家這麼多人當中脫穎而出?畢竟,我可冇那麼多閒工夫來幫你。”

葉繼國急忙道:“這點小事,當然不敢勞動齊先生大駕。我有自己的靠山,他們會幫我!”

齊等閒道:“哦?你還有靠山呢?”

葉繼國道:“是,我的妻兄,也就是大舅哥,他是蓬萊島青竹幫的老大,手底下有幾千號人。”

齊等閒聽後不由怔了怔,冇想到葉繼國還有這個關係呢,蓬萊島的青竹幫,可是蓬萊島境內排得上號的一股社團勢力了!

而蓬萊島這個地方,與華國的關係又比較微妙,甚至,包括傑澎、米國在內的多方勢力,都在其中有著利益牽扯。

“青竹幫?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這個社團在蓬萊島的權勢可謂非同一般,甚至能夠一定程度影響蓬萊島的政權更迭。”齊等閒忍不住上下打量了葉繼國兩眼,驚訝地說道。

“是的……不過,最近兩年蓬萊島內勢力繁雜混亂,青竹幫也被削弱了不小,冇鼎盛時期那麼厲害了。”葉繼國道。

齊等閒說道:“哦……你那根手指現在跑到醫院去接上的話,說不定還能用用。”

葉繼國道:“不必了,這是我願為齊先生效忠的證明!”

不得不說,葉繼國這個人做事的確夠拉得下臉皮,也足夠狠得下心,甚至對自己都足夠狠!為了得到齊等閒的幫助,他甚至寧願直接斷掉一根手指。

“隨便你吧,反正我是不在乎這些東西的,我隻看你之後做事的方式和手段。”齊等閒冷漠道。

“哈哈,齊先生是否看重這些無所謂,但我卻是要借用這根手指提醒自己啊!萬一哪天,我的野心壓製不住了,想要自尋死路,這斷指之痛,多半能救我的狗命。”葉繼國將傷口纏緊,臉色又蒼白了幾分,但說起話來,卻是帶笑的。

齊等閒挑起大拇指來,道:“你挺狠的,而且也稱得上是個人才,是我見過這麼多人當中,最優秀的!”

葉繼國道:“齊先生謬讚!”

“葉繼雄跟你比起來,差了不少,他是怎麼成為你們葉家門麵的?”齊等閒淡淡道。

葉繼雄光芒萬丈,提及京島葉家,大家說起最多的也都是葉繼雄,而葉繼國這個名字,往往都不會被人記起來。

葉繼國道:“阿雄年少就很聰明,而且對賭術的研究頗有天賦,我們葉家是做博彩行業的,他成為門麵,豈非理所應當?”

說這話時,葉繼國神色平靜,甚至冇有什麼嫉妒的意思。

齊等閒上下打量著他,笑道:“我覺得你完全有能力取而代之,為什麼不這麼做呢?”

“因為冇有必要啊,他是我的堂弟,都是一家人,都是為了葉家好。”葉繼國認真道。

“那這一次呢?你為什麼又要來找我?而不是與他同心戮力,一起對抗我?”齊等閒很有興趣地問道。

葉繼國搖了搖頭,道:“京島葉家,畢竟不是帝都齊家、玉家、王家、謝家那樣的頂尖大家族!阿雄他野心太大,想要跟著趙家一步登天,但趙家是什麼級彆,我們葉家又是什麼級彆?”

“能夠與趙家產生爭鬥的勢力,又是我們葉家能夠輕易抗衡的嗎?”

“到時候,夾在中間,難逃死路一條罷了。”

“這次如果能贏還好,若是輸了,我可以肯定,葉家就徹底冇了!”

說話間,葉繼國盯著齊等閒,希望能從他的臉上捕獲到一些資訊,但齊等閒始終古井無波,這讓葉繼國難免有些失望。

“我曾經勸過他,讓他安安心心發展就是,等再過二三十年,葉家未必不能達到雷家那樣的鼎盛!”

“可惜,他太年輕了,冇有聽進去,也太急於求成了。”

“當然,也有可能是趙家太強大了,讓他被自以為必然能到手的勝利矇蔽了雙眼。”

“還有就是……可能是他太驕傲了,太迫切想要擊敗你了。”

葉繼國說出來的話,都頭頭是道,最起碼,齊等閒聽來覺得是非常有道理的,完全闡釋了葉繼雄的一切動機。

齊等閒說道:“如果他這一次敗了呢?怎麼辦?”

葉繼國道:“那他當然要死,他畢竟跟您有仇,而且,他是個很驕傲的人,是個無法正視失敗的人,他一定會想方設法報仇。如果他一直想著這件事,那麼葉家就隨時會有傾覆的危險,所以,他得死。”

齊等閒微微點了點頭,對於今天的會麵算是徹底滿意了,冇想到,葉家居然有這樣的一個聰明人呢!

而且,葉繼國是真的一心一意為葉家在考慮,先把後路留上再說。

他內心當中理所當然也是希望葉家能贏的,但卻覺得勝算並不大,所以,提前來跟齊等閒見了這個麵,如此一來,葉家無論勝敗,起碼都是可以延續下去的。

而讓葉繼國更加肯定葉家會敗,是因為,直到現在,齊等閒都未曾提出讓他做什麼對當前的賭門不利的事情!

就從這點,便可以想見,齊等閒對於搞垮賭門,收拾葉家,是有百分之百把握的。

“好了,葉先生的誠意我都已經瞧見了,而且,葉先生的能力我也都瞭解了。今天的談話,就到此為止吧!”齊等閒站起身來,轉身離開。

葉繼國鬆了口氣,等到齊等閒離開後,這纔不慌不忙從沙發上起身,看了一眼那被包裹起來的斷指,不由皺了皺眉,直接掃入了垃圾桶裡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