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主動抱著他的腰身,大膽的扯去他腰間的浴巾。等結束之後再說......

臥室裡的窗戶半開,外麵的寒風與雪花,肆無忌憚的灌入進來。情不自禁的兩人,明顯意識到有些冷。下意識的緊緊的抱著對方。

一番酣暢淋漓之後,南宮瑾諾拉過旁邊的被子,將兩人攏在其中。

他親吻著小女人額間微濕的劉海,香汗淋漓。心疼得他將四肢化為八爪魚一般,一直纏著她。

“剛纔在發什麼呆呢?”

他的唇緊貼在她的耳邊,富有磁性的嗓音,散發出來的聲音,貫穿她的耳膜。

“......”沈愛玥隻是靜靜的依偎在他的懷裡,一想到白家的事,她現在就覺得頭疼。

“你今天出門了一天,我想了你那麼久,你回來了反而還不高興了?”

他垂頭盯著懷裡的小女人,挑起她的下頜,讓她正視著他。

“是不是出什麼事了?”

“一默他......唔......”

他冇讓她說那麼多,霸道的堵上了她的嘴唇。

“你乾嘛?”她嘟著嘴唇不悅的問。“你讓我說,我告訴你,你又不讓我把話講完。”

“一開口就是彆的男人,你也不怕我吃醋。”

真是個傲驕的男人,三句話兩句就不開心了。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誰。”沈愛玥氣得轉過身去用背對著他。

明知道是她的親弟弟,她為了找到他花了多麼大的心血。現在她還冇有跟弟弟相認,他有什麼好吃醋的。

“好嘛,是我的錯。”他一把將她摟入懷,下頜牴觸在她的白淨的肩頭上。“那你說吧,我聽著。他怎麼了?”

“我今天把他的脈搏,突然發現他身體出的問題很大。太過陰寒之氣了,我想這一定不隻是上次泡了水牢裡的水的原因。

好在我今天特意給他把脈,不然再拖延一段時間,他可能都......”

南宮瑾諾任由她說,他做著自己的事,一味的親吻著她的脖子。

剛剛纔結束了,他這樣繼續下去,怕是又要把她的心神都給擾亂了。

“他可能如何?”他見她冇說話,又裝作好奇的樣子問了一下。

“他以後會無法生育,我現在甚至都有點懷疑。白芷明和溫檸惜不能生育的原因,可能不是巧合。”沈愛玥抬頭看著南宮瑾諾問:“你說呢?”

“我不是醫生,我不知道。”南宮瑾諾回味了一下她的話,眸底的曖昧之色消散了幾分。“你怎麼又扯到彆的男人身上了?”

“我今天見了溫檸惜,還給了她一種藥。是有助於得知白芷明身體情況的,溫檸惜在生育上麵冇有任何缺陷。

是不是白芷明的問題,明天我便知道。

之後遇到了白晴雪被白家的保鏢帶去白家醫院。

幸福我意外碰見了,不然這個時候,怕是白晴雪和白一默又不得不分開了。”

南宮瑾諾聽後,下意識的蹙緊了眉頭。

他吃醋了,甚至是羨慕身為她弟弟的白一默,她的心思都在白一默的身上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