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常元成受寵若驚,“不敢不敢,應該是我敬你纔對!”

兩人杯子碰在一起,傅景寒飲了一口茶,常元成喝了一杯酒。

酒過三巡,喝多的常元成開始放.浪形骸。

“總裁先生,俗話說得好,舊的不去新的不來,人不能在一棵樹吊死,尤其向你這樣的大人物更應該豁達,不就是離了個婚嗎,有什麼大不了的,再找一個不就行了?”

他醉眼迷.離的指了指身側的小熊小高小劉,“你看上哪一個了,跟我說,我分分鐘鐘就能給你們辦婚禮!”

“實在不行,我把我小.姨子介紹給你,我小.姨子今年剛滿十八,學舞蹈,那身段叫一個曼妙......”

傅景寒的臉色沉下來。

汪海看見了,在桌子底下踢了常元成一腳,示意他不要胡說八道。

常元成冇領會到他的意思,還煩躁的嚷嚷:“老汪你踢我乾什麼,欠收拾了不是?”

汪海喝的也挺多,但理智還在,尷尬的衝傅景寒笑笑,“不好意思總裁先生,老常喝多了!”

“喝多了就回去休息吧!”

傅景寒把麵前的茶一飲而儘,站了起來。

他這個舉動是在告訴修在場的人,這頓飯結束了,你們可以走了。

三個女人互相看了一眼,均有些不高興,還想著跟傅景寒鬨出些緋聞,飛上枝頭變鳳凰呢,搞了半天就讓他們來陪著吃個飯,掃興!

常元成見傅景寒要走,一把拉住他的胳膊,“彆介啊總裁先生,後麵還有節目呢,小熊小高,快,總裁先生喝多了,扶著總裁先生去客房,302,這是房間門卡!”

傅景寒的臉徹底拉下來,冷冷的望著常元成那隻手。

汪海預感到不妙,一把把常元成拽了過來,“對不起總裁先生,老常喝多......”

“誰告訴你們我離婚了?”傅景寒突然出聲問道。

汪海怔住,“這個......”

“大家都在說!”

常元成甩開汪海的手,拉著傅景寒推心置腹,“總裁,女人如衣服,你離婚,我知道你很痛苦,就像當我第一任老婆跟我離婚的時候我也痛苦,但是我們是男人,不能沉迷以往的事不可自拔,我們要振作,要努力,要向錢看!”

“小高,你過來,你們三個人裡麵,我看著你和總裁先生最匹配,今天我做主,把你嫁給總裁先生,你說,你願不願意?”

小高瞄了傅景寒一眼,臉紅紅的,尷尬道:“總裁先生會看上我這個胭脂俗粉嗎,如果能,我當然願意。”

常元成滿意的點點頭,“總裁先生你聽見了吧,小高願意,小高是我們廠的廠花,最漂亮的女人......”

他想繼續跟傅景寒推銷推銷小高,傅景寒冷冷的來了句:“我不願意。”

甩開常元成的手,大步朝外麵走去。

常元成還挺不忿,“人家一個黃花大閨女嫁給你二婚茬,你還有什麼不......”

汪海上前,狠把他的嘴捂住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