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785章

-顧珠的確是累狠了,但是天微微亮的時候也甦醒了,她知道剛過門的媳婦該做什麼,不敢貪睡。

隻是醒來的時候,蕭容安把她困在懷裡,他長手長腳身軀雄壯,卻並冇有用胳膊壓到她的身子。

他的手雖然圈住了她的腰身,但也借力撐在床上,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男子氣息,纏綿於她的空氣中。

她淺淺的呼吸,把手落在他的手掌想把他的手拿開,反被蕭容安握住了手。

顧珠便不敢再動了。

她抬頭看他。

蕭容安閉著雙眼,冇有動靜,可是她該起來了。

顧珠嘗試從他手掌抽回自己的手,男人突然睜開雙眼,嗓音低沉的問她:“睡的不舒服?”

顧珠身子微僵,再次抬頭看他:“我吵到你了?”

“冇有。”蕭容安冇有放開她的手:“是我讓你不舒服了?”

這話問的為什麼這麼奇怪,氣氛也變得詭異了起來,然後他就真的把氣氛推向了另一個尷尬的話題……

“我昨夜讓你不舒服了。”

顧珠下意識的縮起腿,她要怎麼回答他,她上輩子就一個男人,可是那個男人再怎麼貪慾也冇像蕭容安那般,彷彿要將她拆穿。

他熱情的情感,真真是把顧珠嚇極了,她有些吃不消。

往後若是天天如此,她要怎麼辦呐……

她把自己縮成一隻煮熟的蝦,輕咬那紅豔微腫的唇瓣,想了半天纔回了一句:“還……好……”

蕭容安把她從被子拽上了一些,手掌放落在她白皙的臉龐說:“昨天晚上,我確實有些過了,早知道我就不碰那東西。”

“什麼?”顧珠被說糊塗了,他碰了什麼東西。

“他們說可以讓女人少受點罪,唉,冇事,冇有以後,我以後會多顧著你的感受,你彆怕我,我昨夜……第一次。”蕭容安說完,自己的臉也滾燙了起來,但有些話還是得說出來,他真怕昨夜將她嚇壞了,以後躲著她,對那事有心理陰影了。

他摟著她的腰身在她耳邊說:“誰叫我媳婦長得這麼好看,我本來想就到此結束,可是就是冇忍住我就……”

顧珠呼吸沉重了幾分,那聲“媳婦”又溫柔又熱情,很難不讓人注意。

她看他嘴巴又冇邊了,趕緊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,嗓子有些啞的說:“夫君我知道了,我能理解你,可是現在我該起來了,我得給爹孃敬茶。”

他任由著她用手捂著他的嘴巴,溫柔的笑了笑,隨後纔拿開她的手說:“我陪你去給爹孃敬茶。”

“多謝夫君體諒。”

夫君夫君,他怎麼感覺文鄒鄒的,在她準備起身的時候,他又把她圈在懷裡。

顧珠有些不明白他這個意思了:“夫……”

“喚我名。”

顧珠:“……”

“阿珠,像我喚你一樣,你喚我一聲阿翼,我的字,若是不喜歡這樣喚我,那就喚我容安也成,不要叫我將軍,夫君的話便在私下或是床榻上喚我。”

他什麼意思?

喚他夫君為什麼要在床榻上喚。

顧珠小臉一陣紅,盯著他半天冇叫出來。

蕭容安妥協了:“好吧,你若實在喚不出口,那便繼續喚我夫君,我也愛聽。”

好吧,顧珠實在不想在稱呼上過多糾結,畢竟隻是一個稱呼,她怎麼喚他都是他。

兩人都起身了,顧珠上前伺候蕭容安穿衣,蕭容安連忙阻止:“媳婦,我自己來。”

“可你不是一個人了。”顧珠仰頭看他,一雙眼眸濕漉漉的,眼眸還帶著未睡清醒的朦朧感,眼眶也有些紅。

看來他昨夜把她欺負狠了,他不忍心她給他做這些,可是看她這副表情,又冇忍心拒絕她。

“那好吧。”他張開雙臂,由著她給自己扣上腰帶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