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667章

-懷裡的女人終於安靜了下來,蕭容瑾卻捨不得鬆開她。

旁邊的顧珠隱隱有甦醒的跡象,蕭容瑾不得不放下顧嬌娘,起身快速離開。

顧珠抬頭看向窗,朦朧間,看到了一道身影從窗飛離,又好像看錯了。

她起身將窗門鎖緊。

顧家榭賢居,是顧大公子的院子。

顧賢身邊的護衛剛剛離去,院外突然傳來了很細微的腳步聲,顧賢背對著門窗的方向,低聲說道:“進來吧。”

門推開,一道身影快速從門外走入,又很快關上了房門。

蕭容瑾站在顧賢的身後,目光陰沉。

顧賢起身,轉過身子看向蕭容瑾:“融安世子深夜到訪,所為何事?”

蕭容瑾坐在了顧賢對麵的椅子,渾身慵懶的靠在椅背處。

“我在你們顧家被人下藥了,差點氣脈全斷,內力自爆而亡,我如今自然是要向顧家討要個說法。”

他要知道下藥的幕後真凶。

顧賢其實清楚蕭容瑾來的目的,隻是他想自己來解決,畢竟這是顧家的事情。

“下藥之人是孫淳雅,讓人去喊嬌嬌的另有其人,那個婢子我已經派人找到,但是死了,她是個孤女,如今又死了,倒是死無對證。”

所以,孫淳雅其實是被人慫恿。

對方使用了連環計。

一邊從孫淳雅那得知,孫淳雅傾慕融安世子,藉著顧家安宴,讓孫淳雅給蕭容瑾的酒水下藥。

一邊又揹著孫淳雅,把顧嬌娘弄到弄玉樓。

若蕭容瑾的定力再差一點,他已經把顧嬌娘先按在弄玉樓,睡了。

孫淳雅其後前往弄玉樓,發現自己所做的一切,隻是為他人作嫁衣,那她肯定會大鬨。

到時,顧嬌娘勾引蕭容瑾的事情,便會傳遍燕京。

那人……卻從使至終都是乾乾淨淨。

真是厲害的角色。

蕭容瑾眼眸沉唳了幾分,聲音薄涼的輕吐出兩個字:“顧二!”

顧賢的眼眸也陰唳駭人。

“此事交給我吧。”

顧賢道。

蕭容瑾轉了轉護腕,眼中殺意很濃:“那怎麼行,我纔是受害者,這個女人我要了。”

他說出“我要了”三個字時,殺意襲捲於周身。

“我不希望再牽扯到嬌娘。”顧賢說。

蕭容瑾起身,看向顧賢道:“她隻是你妹妹,我纔是最在乎她的人。”

話落,蕭容瑾離開了榭賢居。

顧賢眉頭蹙緊,低頭看信,那是聖醫寫給他的信……

那頭,蕭容瑾回到平南王府後,就在昭陽閣看到自己的母親。

平南王妃見他回來,擔憂的走過去看他,問道:“阿瑾,你回來了,你有冇有事,流光說你……”

“我冇事。”

“可是他說你不願意要彆的解藥,他說你會傷了身子,日後恐怕再也不能……”

蕭容瑾嘴角微僵,輕歎了一聲:“你儘聽他胡說,我冇事,就是有點累,我想好好睡一會。”

情毒很厲害,雖然已經過了最艱難的時候,可是他體內的情毒並未完全解了。

時辰一到,還是會發作。

平南王妃看出了他的異樣,她摸了摸他的臉道:“怎麼會……這麼燙。”

“凍著了,冇事,娘先出去吧,我想好好睡一覺。”

他走入自己的屋子,關上了臥室的門。

平南王妃憂心忡忡。

她今日問過田水仙了,那個情毒若不好好發泄出來,會很難解。

就算能自己挺過來,也要些時日……

有些人挺過來了,根子也壞了!

那怎麼能行,根子壞了以後豈不是要叫嬌娘守活寡……

“要不然,娘去安排人過來給你挑選,此事,就當是我們母子倆的秘密,咱們得要往長遠去考慮。”

“不要!”低吼聲從裡麵傳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