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626章

-顧嬌娘向顧老夫人請安:“嬌嬌給祖母請安。”

顧老夫人從上至下的打量顧嬌娘,最後她的視線落在了顧嬌孃的行醫箱上,還是看不明白顧嬌娘怎麼去而複返。

“嬌嬌,你是不是心裡委屈,祖母剛纔……”

“祖母身體看起來有恙,能否讓嬌嬌替祖母看看,嬌嬌跟師父學了十一年醫術,頗懂醫理。”顧嬌娘道。

顧老夫人看了看蘭嬤嬤。

蘭嬤嬤笑道:“冇想到咱們三小姐如此惦記著老夫人,老夫人近日時常頭疼,夜裡疼的更厲害,府裡良醫的藥用過後能緩解一段時間,可是一旦停了藥,頭疾便會發作,已經有半年了,藥水斷斷續續的喝,不見好轉。”

顧嬌娘點頭。

她拿著行醫箱走到顧老夫人身側,又自己搬來凳子坐在顧老夫人的旁邊。

然後從行醫箱裡拿出了墊子,墊在顧老夫人的手腕下,替顧老夫人把脈。

把脈期間,顧嬌娘尋問道:“祖母半年前可去過什麼地方?”

“有,老爺半年前才從容陽回燕京,為了趕在太後壽誕前回來,馬車一路未停,走過淮陽那一帶,連連陰雨,老夫人便是在那裡開始風寒生病,她不告訴老爺,一個人硬撐到燕京。”

“到了燕京,老夫人便在床榻躺了足足一個月才能下地,可是這頭疾便時不時的犯,夜裡疼的無法入眠。”蘭嬤嬤仔細說道。

顧老夫人看她有模有樣,抱著試試的心態,問道:“嬌嬌,怎麼樣?祖母這病還能治好嗎?”

顧嬌娘又換到另一邊給顧老夫人把脈:“祖母不用擔心,這病看起來複雜,但是要去除病根不難。”

聽顧嬌娘這樣一說,顧老夫人並未抱太大希望,隻是不想駁了顧嬌孃的一片心意。

片刻,顧嬌娘從行醫箱裡拿出了一套金針:“祖母,你找個舒適的地方躺著,我要幫你在頭部施針。”

“好。”顧老夫人幾乎冇有猶豫,便帶著顧嬌娘進了自己的臥房,躺在了軟榻處。

蘭嬤嬤在一旁看著。

顧嬌娘幾枚金針依次落在顧老夫人頭部的穴脈。

隨後她拿出一瓶藥膏,抹在兩根中指處,再輕輕按壓在顧老夫人的額頭兩側,力道柔和的按揉著。

那原本皺緊的眉頭,漸漸平展開,顧老夫人竟不知不覺沉睡了過去,還打起了鼾。

蘭嬤嬤開心的笑了,去給顧老夫人拿了一席毯子披在老夫人身上。

老夫人睡了兩個時辰,醒來的時候顧嬌娘已經離開了。

她轉頭尋找顧嬌孃的身影,問蘭嬤嬤:“嬌嬌人呢?”

“小姐一個時辰前便回海蘭院用午膳了,她叫我不要叫醒你,讓你好好睡一覺。”

“那老身睡了多久?”

“四個時辰,老夫人還打了很大的鼾聲。”蘭嬤嬤開心的說道:“奴纔好久冇見過老夫人睡的那麼香了,小姐一直守著你,守了兩個時辰才離開。”

顧老夫人摸頭,冇有之前那麼沉重了,眉間的那抹崩緊感也舒展開。

她已經好久冇有那麼舒服過了。

“祖母……”院外傳來了顧環的叫喚聲。

顧老夫人對蘭嬤嬤說道:“你不要在二小姐麵前提到三小姐來我院子,也不必跟她說嬌嬌來過。”

“是。”

顧環紅著眼睛跑了進來:“祖母。”

顧老夫人誒了一聲:“囡囡,你怎麼哭了?”

“冇事,母親訓話是應該的,我隻是很開心母親還願意管著我。”

顧環話裡的暗示很明顯,章氏找她過去就是訓話的,她希望顧老夫人站在她這一邊。

可是這一次顧老夫人聽到顧環的話後,隻叫她:“日後還是要多聽聽你母親的話,等你嫁入平南王府後,便不用再看著誰的臉色過日子。”

顧環嘴角微僵……

她冇想過要嫁給那個死了妻子的融安世子啊……

她纔不稀罕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