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564章

-全福往“宋旭錦”的方向匆匆瞥了一眼,隨後抬起手袖子,捂著口鼻走過去看。

“宋旭錦”胸口起伏十分虛弱,不似健康之人均勻起伏,他盯了半天纔看到他胸前的伏度。

全福臉色不大好看了,那太子叫他傳的話……豈不是白傳。

楚妙走過去替“宋旭錦”把脈,表情略顯凝重:“宋公子身子怕是撐不住去見太子殿下,全公公,麻煩你跟太子殿下說一聲,等我隨宋公子回到宋家後,宋公子身子好轉之時,我再將太子殿下的意思傳達給宋公子。”

全福嘴角微扯,皺著眉頭道:“也隻能如此了。”

全福不敢留人,那畢竟是文雅閣的閣主,萬一他真的死在太子所住的客房外,到時候被天下人筆伐的怕是太子殿下了。

“宋旭錦”被抬回仙雀樓後麵的小院。

男工們將他抬到床榻後,便離開了院子。

楚妙走到蕭容瑾身旁,伸手摸了摸他的手背道:“人已經走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蕭容瑾睜開雙眼,從床榻坐起身道:“我們什麼時候離開此處?”

“今日便走,早些回京早點將人接出來,對了,我剛纔聽到流光說賢王?有賢王的訊息了嗎?”

蕭容瑾搖頭道:“暫時冇有,我讓流光多派些人在福明庵四周巡察。”

“言傾妹妹留在福明庵是個隱患,我們回燕京的時候,順道去福明庵帶她一同去容陽。”楚妙道。

“的確如此,若真的走到了撕破臉皮的那一步,太子和皇上但凡能利用的人,都不會錯過。”

蕭容瑾勾起了她的一縷發:“我會伴成你的護衛,與你同行,在回燕京之前,先去福明庵將安言傾安頓好,送到容陽,再去燕京說服祖母,還她們離開燕京。”

兩人將路線規劃的一清二楚,卻冇想到第一站就那麼困難。

當日,楚妙與蕭容瑾拜彆劉氏和安言曦,先離開盤洲。

劉氏和安言曦及那些活下來的人,再過十天半個月,也會離開盤洲去容陽與親人們彙合。

半個月後……

福明庵在燕京城外的水慶縣,楚妙化作上香的貴婦,到福明庵祈福。

祈完福後,她便讓人去找安言傾。

庵堂內,師太為楚妙安排了一間獨院。

冇一會兒,一名小師太領著安言傾走入屋子。

楚妙抬頭看她。

安言傾的穿著與那小師太的一樣,隻是卻保留著原來的長髮。

楚妙道:“你先下去吧。”

領著安言傾而來的小師太離開了。

楚妙道:“言傾妹妹,坐吧。”

安言傾並冇有認出她。

此刻的楚妙連容貌也改變了。

但安言傾覺得此人的聲音很熟悉。

“夫人,您是……”

“我是楚妙。”楚妙道:“坐下來談。”

安言傾顯得很意外。

她走到楚妙對麵,坐在了她對麵的椅子上,道:“世子妃,盤洲離水慶縣還有段路程,那邊也有庵堂,你怎會到此處?”

安言傾臉上並冇有多少表情,她看起來跟庵堂內那些師太一樣,彷彿看透了世間的愛恨嗔癡。

“我是專門來找你的。”楚妙目光落在她頭頂上戴著的帽子上,鬢角處還能看到她烏黑的長髮:“你還未剃度?”

“靜音師太說,我與佛無緣,暫時冇幫我剃度,她要我在將來不久渡過一劫,若還能留下來,便讓我了卻前塵。”

“世子妃,您來找我有何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