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530章

-陳太傅走出宮門的時候,邵川剛好從邵家的馬車下來。

邵川上前,彬彬有禮的向陳太傅行禮:“太傅。”

陳太傅微微點頭,便準備上馬車離開。

邵川見此,往前走了兩步,叫住了陳太傅:“太傅,我是真心求娶鈺妹妹為妻,求太傅成全,讓我照顧鈺妹妹的餘生。”

陳太傅剛搭在馬車門上的手微微一頓,眉頭也不自覺的皺了起來,然後轉頭看向邵川,道:“邵大人,既然是高門大戶,談婚論嫁也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,你若求娶不成,豈不是毀我鈺兒的清譽。”

邵川聽出陳太傅在諷刺他,但他依舊溫文儒雅:“小生也是一時心急,聽姑姑說太傅一直不同意我與鈺妹妹的婚事,我纔會在此攔下太傅,那等小生忙完手頭的事,便叫母親準備聘禮……”

陳太傅抬手一揮,打斷了邵川的話:“不必費儘心思了,我已辭去官職,不再是太子的太傅,明日便會帶著小女離開燕京,不會對邵大人的仕途有影響。”

說完,陳太傅便轉身直接上馬車,揚長而去。

邵川望著馬車,臉上笑容依舊,隨後也轉身入宮……

明福客棧。

蕭容啟的護衛蕭向陽回來稟報:“大公子,陳太傅遞上去的辭官帖,皇上應允了,陳家人明日便要離開燕京。”

“嗯。”蕭容啟轉頭,看著桌上放著的一幅畫。

那正是陳鈺畫的山河狼煙,詮釋了蕭家軍被困勾陽壑的一幕。

他伸手撫了撫畫。

蕭向陽見此,不解的問道:“大公子,你為何不再向陳太傅求娶陳姑娘?”

蕭容啟收回手,端起一旁的茶水,輕抿了幾口,纔回道:“趁人之危,非君子之行。”

“可是邵家的人好像也想求娶陳姑娘。”蕭向陽道。

蕭容啟轉頭盯著畫:“那你覺得,邵家是怎樣的人家?”

蕭向陽竟一時找不到詞去形容邵家。

蕭容啟繼續回道:“我有意求娶,但是此時上門談婚論嫁,對陳鈺來說不是情意,隻是可憐,她那樣驕傲,不需要旁人施捨的婚姻,所以我不能再提婚事。”

“邵大公子想在此時求娶她,是因罪犯出自邵家,他怕陳夫在因陳鈺的事大鬨不休,便想利用婚事平息矛盾,並非真心想娶。”

“這……”蕭向陽替陳家鳴不平:“這邵家的人太可惡了吧。”

“陳家人離開燕京,對邵家來說,未嘗不是好事,起碼他們不必再負擔陳鈺。”

“那……”蕭向陽看向蕭容啟:“皇帝暗中求長生之法,致使無辜百姓受難,還有那被挖去八個心顆的死者,難道就這麼算了?”

蕭容啟蹙緊眉頭:“不會就這麼算了,但皇帝默許賢王去處理此事,便由邵柏一人以淫~亂之罪擔下罪名,所有罪證都已抹去,不過人言可危,此事我們不出手,讓劉夫人出手最為穩妥。”

“明日,我們也離開燕京。”蕭容啟說完,便起身進了內室。

他將燕京收到的訊息,用飛鷹連夜傳送回盤洲。

他想津縣港一戰,可以不戰而勝,就看劉夫人怎麼用計。

而蕭家人與劉夫人在密謀津縣港時,東宮太子也在為養兵貼用煩惱著。

楚妙之前從蕭家謀來的大筆黃金及銀子,都消耗的七七八八了。

若冇有收入來源,他手裡的十二萬私兵,將會散成盤沙。

他決定,親自前往盤洲一趟,再找楚妙。

而就在這時,全福從外麵走入,手裡拿著一塊玉,道:“太子殿下,有位自稱認識您的女子,說要求見你。”

墨鴻禎正煩著,眼下冇什麼心思見其他人。

“那女子說,太子殿下見過了玉,便知道她是何人。”

玉?

墨鴻禎抬頭看向全福。

全福手裡拿著一塊上紫玉,甚是眼熟。

這玉是他幼時贈給楚姚雪的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