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519章

-陳太傅把邵氏扶起來,讓她坐在椅子上,勸說道:“夫人,不是隻有我們的女兒失蹤了,還有十幾個女孩也失蹤了,那些父母跟我們一樣很擔心難過,可是眼下隻能等。”

“等什麼。”邵氏推開陳太傅:“那些女子能跟我們的女兒比。”

陳太傅連退了幾步,伸手扶了扶額。

邵氏眼裡隻有陳鈺,並未看到陳太傅額前的傷。

陳太傅清楚邵氏是關心則亂,就算現在邵氏亂髮脾氣,他也能理解她為人母的心。

陳太傅深吸了一口氣,道:“夫人,你必須冷靜下來,我們才能找到女兒!”

“你要我怎麼冷靜。”邵氏哭的撕心裂肺:“她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失蹤了。”

眼皮子底下……

陳太傅抓住了這幾個字。

他回到邵氏身邊,蹲下身子,握住邵氏的手問:“那就更要冷靜下來,接下來我說的話,可能會讓夫人不高興,可是為了我們的女人,你定要好好的想一想。”

邵氏哭聲漸漸緩下來,身子一抽一聳的抖動著:“你想問什麼?”

“鈺兒是在邵家失蹤的,她在去邵家府上後,可遇到過什麼事情?”

“陳學文,你莫不是懷疑我孃家人……”邵氏又激動了起來。

陳太傅趕緊開聲打斷她的話“夫人,我早前跟你提過,鈺兒為蕭家人拋下血書,得罪了太子,邵川又是太子的人,你常在燕京貴圈走動,見識廣,還有什麼事情你敢保證不會發生的,我並冇有說是邵家的人擄走了鈺兒,現在不過是推斷。”

邵氏瞪大雙眼,盯著陳太傅。

她心裡有一點點被陳太傅說動了,但還是不願意相信孃家的人會害自己的女兒。

“你……你想問什麼?”

“邵家的人也許不會對我們陳家怎麼樣,但是太子不一樣,蕭家那件事情後,太子本就不待見我這個老師。”

“我伴他十年,我最瞭解他的心性,他在人前的確不錯,可在背地裡卻是個陰狠的性子。”這還要從太子九歲那一年,將一名宮女推到湖裡被他發現說起。

當時那名宮女不小心撞到了他,太子一腳就把人踢進湖水裡,那雙眼睛散發著陰冷殺意。

往後數十年,陳太傅時時刻刻教導太子,為君要仁,方能治理家國,令百姓信服。

然而他錯了。

有些人從根子上爛到底。

“我令他厭棄,鈺兒又做了與皇室逆行之事,怕是有人報複陳家。”陳太傅道。

邵氏心裡更加擔驚受怕:“怎麼會這樣,怎麼會……”

她又哭了起來:“鈺兒隨我入邵家後,不小心被一名婢女撞到,衣袖上灑了些湯水。”

“那婢女便說要帶鈺兒去換衣物,鈺兒就這樣去了整整兩個時辰,後來我娘找到那婢女。”

“那婢女說鈺兒出去好久了,我娘覺得那婢女冇有護好鈺兒,就叫人亂棍打死了。”

“然後就派人在邵家院子裡裡外外的找鈺兒,就差冇把邵家後院掀個底朝天來找,但還是冇有找到鈺兒。”

“我娘問了邵家出入門,那些守門的護衛說,根本冇見過鈺兒離開邵家。”

“但是我們又在邵家找過了,也不見鈺兒的蹤影啊……”

說完後,邵氏身子一軟,整個人無力的靠在陳太傅的身上,哭的上氣不接下氣。

她有些後悔為什麼偏偏那一日帶女兒回孃家。

這時,管事敲響門:“老爺,有一位門生求見。”

陳太傅讓人把邵氏送回房,便讓門生到他書房來。

那門生走入書房的時候,陳太傅並不認識他:“你是……”

他由上至下的打量對方。

而對方也當著陳太傅的麵,撕下了臉上的偽裝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