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505章

-傷不算什麼……

最讓平南王妃心疼的是,平南王消瘦了許多。

她與他成親十幾年,從未見他如此消瘦,那張臉都瘦脫相了。

她含淚撫摸平南王的臉龐:“我並不是生你的氣,我是……不敢相信你們都還活著。”

平南王麵容平靜的麵對平南王妃。

他傷過、痛過、崩潰過……

他信奉的帝王,原來是促使楊家敗落的凶手,如今還要殺他滿門。

那段日子,眾人看平南王日漸消瘦下來。

他其實想在那場大火中,就此殞去。

可是他的兒子將他從火海裡拖出來,他看著蕭容瑾滿身傷痕,身上還撩著熊熊烈火,這才意識到死根本解決不了問題。

平南王妃看他消沉的意誌,早已聽蕭容瑾提過此事。

她心疼的上前抱緊了平南王的身子,大哭道:“夫君,你們不在的這些日子裡,我們也過的很煎熬,不要放棄自己,我們有孫女了。”

平南王抬起雙手,也抱緊平南王妃的身子道:“我知道,我會好好活下去,楊夫人在哪,我想見一見她。”

“母親將她安排在靜月庵,她也喜歡那裡,她說那裡清靜,蕭家發生那樣的事情後,楊夫人意識越來越清晰,她似乎知道一些事情,但我冇敢告訴她真相,我怕她會跑到天子麵前向楊家討要個說法。”

公道要討,但不是現在。

“你如今的身份,不便見光,我跟母親商量了一下,就讓你以安家遠房親戚,暫時留在盤洲,至於阿瑾的身份,我想阿瑾和嬌娘會有自己的主見,回頭我們再問問他們可好。”

平南王妃把臉靠在他懷裡,輕聲的問道。

蕭雲章突然低下頭,把臉貼在安氏的頭鬢。

安氏感覺他不對勁,問:“夫君,你怎麼了?”

蕭雲章長歎了一口氣:“能再見到娘子,突然覺得一切掙紮都值得了,聽聞你……在我和阿瑾的棺欞送回燕京城門的那日,被人打了幾杖,那些人都欺負你。”

“還好,還好。”對安氏而言,如今能再相聚,那些苦都不算什麼。

她抬頭看他,溫柔的又摸了摸他的臉:“我去廚房做好吃的給你吃,你休息嗎?”

他滿臉滄桑的模樣,直叫安氏心裡滴血。

蕭雲章以前不這樣,阿瑾的性子隨他爹,又皮又不老實。

如今突然就像一夜長大的孩子,背上擔著一座大山,壓得他不敢喘氣。

蕭雲章抿嘴笑笑:“我不休息,你做了好吃的,陪我一塊去見楊夫人,我不暴露我的身份,我扮成小廝,就看一眼。”

“好。”安氏伸手捏他臉:“彆勉強自己了,笑的比哭還難看。”

安氏做好了點心,就帶蕭雲章去看楊苛氏。

楊苛氏的病情相對穩定,漸漸能認得清人了。

蕭雲章隻遠遠的看一眼,腦海裡浮現戰場風雲,那些死去的將士。

他難過、痛苦的攥緊拳頭,將所有的恨隱忍了回去,在安氏從靜月庵走出來後,神情已恢複如常。

夜晚,蕭容瑾爬窗偷偷潛入楚妙的屋子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