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492章

-“太子殿下,便是這些人帶頭鬨事,擾亂民心,讓老百姓失去判斷力,也是這些人推倒我父親的棺材,這些人都是身強體壯的年輕人,若不是有組織的誰信。”蕭幼清精準的向大眾傳遞某些資訊。

那些跪在地上的人們,很快抬頭看向那十六人。

都是男子,都是差不多年齡的人出麵鬨事,都是體型健碩,一看就是練過家子的人。

若不是有人有組織的安排,又哪來那麼多巧合……

“還有我爹!”這時,城牆上,被皇室軍隊扣押著的陳鈺,對城下老百姓大喊道:“十日前我爹上大殿替平南王鳴冤,回到家中後,就被人吊在房梁上險些死去,我和母親以為,爹爹是想上吊自儘,以死明誌,可爹爹甦醒後告訴我們,是有人從背後勒住他的脖子,將他活生生掛在房梁上,要殺他滅口。”

“他隻是想替蕭家要一個公道,卻被人暗地裡下黑手,那誰敢說平南王的死冇有黑幕。”

“天呐,竟有這種事——”

人群中,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,低呼道。

墨鴻禎眼眸犀利的往人群一瞥。

民心有變,大有不可控的趨勢。

墨鴻禎對楚相道:“你速回宮,向父皇說明此事,想好對策再回來稟會孤。”

他目光幽冷的看向城牆。

陳太傅,陳鈺還有……

楚、妙……

很好,好的很。

看來他之前看走眼了,這個楚妙是留不得了。

他若今日不能拿下蕭家人,明日必讓楚妙暴斃在平南王府。

楚正德此時也恨毒了楚妙。

若不是楚妙先帶頭跑到城牆,外加陳家姑娘跑來搗亂,今日蕭家的事情就成了。

如今萬民狀訴,皆要為蕭家出頭,總不能把這些為蕭家出頭的老百姓都拉去砍頭。

他仰頭望著城牆上的楚妙,咬了咬牙,轉身躍上馬背,朝著皇宮方向揚長而去。

約莫半個多時辰,楚正德趕到正乾殿,將城門發生的事情告知昭元帝。

昭元帝得知事情變故,臉色陰沉:“楚妙?她不是你的女兒嗎,她怎麼會跑到城牆上拋血書,還有那陳鈺是怎麼回事。”

“陳鈺是乃陳太傅之女,十日前,太傅到東宮大罵太子殿下。”

“陳太傅之女!”昭元帝聽到陳太傅三個字就頭疼:“如今鬨成這樣,是誰闖的禍,你怎麼還有臉回到朕麵前,你連你女兒都搞不定。”

“微臣罪該萬死,此事之後,微臣定會好好處理楚妙此女。”楚正德說道:“隻是眼下,要先解決城門之事,那些文人帶頭起事,百姓聽風是風,也跟著起鬨,微臣覺得是否將那些帶頭鬨事者,抓入天牢,給予威懾力,最關鍵的還是陳太傅門下的那幾個門生,隻要捉走他們,那老百姓也不敢再造次。”

“啪!”昭元帝狠狠的砸了一個台硯,他麵紅耳赤的瞪看楚正德:“到這種地步了,你還能想出這種法子。”

“一個陳太傅就已經讓朕頭疼,朕若是再將他的門生抓起來,那他豈不是要煽動整個文雅閣書生筆伐朕。”

他可不想落得德行有虧,暴君之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