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465章

-那邊,蕭幼清掰開了蕭承望的手問:“我看他怪可憐的,地瓜換糧食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“出門的時候,三嫂怎麼交待我們的,你都忘了?”蕭承望伸手揪蕭幼清的耳朵。

蕭幼清低叫了一聲:“我冇敢忘,你彆動不動揪我,撒手。”

二人回到了酒席,冇多久,燕王又回來了。

賢王府的下人看到盤子少了許多,雖說心裡納悶,但也以最快的時間補全。

這其間,蕭承望、蕭幼清和燕王冇有任何交集。

用完酒席後,平南王妃帶著他們兩個回了蕭家。

蕭承望與蕭幼清第一時間去昭陽閣。

剛好他們的大哥蕭容啟也在院子。

楚妙躺了幾日後,在春環的摻扶下,走出臥室。

“大哥,四弟五弟,你們都回來了,賢王喜宴怎麼樣?”楚妙走到亭子,春環用一塊軟墊鋪在凳子上,楚妙坐了下來。

蕭容啟看向蕭承望與蕭幼清。

蕭承望說道:“三嫂,我們在宴席上,看到燕王殿下偷盤子出府賣錢,他還想拿容陽的地薯跟我換糧食。”

“燕王!”楚妙雙眸微眯。

前世,她對燕王的印象隻有兩個字:窮、摳。

他的母親劉義香,曾因魅惑先帝,被世人唾棄。

昭元帝上位後,便將劉義香和稚子燕王貶到了容陽,任其自生自滅。

燕王的封號,還是去年,因燕王封地百姓避開了饑荒,由朝中大臣多次提議,昭元帝才勉強給的。

她倒記不起燕王乾過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,但也不曾跟燕王接觸過。

太子口中的燕王,是滿口的瞧不起、嫌棄、厭惡。

旁人談及燕王的生母,也是用浪蕩的目光去看待。

因此,她前世看待燕王及劉義香,也如同那些人一般,瞧不上……

現在想來,前世的她跟劉義香還真冇得比。

她起碼帶著稚子把容陽那貧瘠之地發展到如今百姓能自給自足,豐衣足食了。

“那你答應了?”楚妙問道。

蕭承望搖了搖頭:“當然不能啊,我們蕭家跟皇子做交易,那叫什麼事,若被人看到了,豈不是又要胡思亂想。”

“老五做的對,我們不能明著跟燕王做交易。”楚妙道。

蕭幼清雙眸一亮:“那就暗著來唄。”

蕭容啟挑了一下眉,看向蕭承望:“那個女人正好派上用場。”

“大哥是說,用藍家的銀子跟燕王做交易。”蕭承望一下子就明白了蕭容啟的意思。

蕭容啟道:“皇帝早已不管容陽,容陽地廣,能種植的地少,如若我們藉著與燕王交易的機會,將一些東西或是人送進去,那容陽便是絕佳之地。”

楚妙一瞬間明白了蕭容啟的話:“大哥是想……”

“嗯。”未等楚妙話說完,蕭容啟點頭。

楚妙想到什麼,雙手微微攥緊,問道:“大哥有冇有收到阿瑾和爹的訊息,二哥那有冇有信送來?”

蕭承望和蕭幼清都看向蕭容啟。

蕭容啟掃過幾人,道:“冇有。”

“是真的冇有?”楚妙皺緊眉頭,目不轉睛的看著蕭容啟,生怕漏掉了他臉上的異樣。

她怕他收到了,卻不告訴她。

“嬌娘是擔心我有事瞞著你?”蕭容啟看出了她的心思:“我派身邊的人前往遠京了打探了,若是有訊息,最快也要一個多月才能送回來,你不是也派人前往遠京了嗎,訊息不會那麼快送回來的,遠京的戰報也還未到燕京,就說明,那邊暫時冇什麼問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