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462章

-倒是那晉安王冷靜鎮定的看著這一幕。

他活了幾十年,吃的鹽都比董諾吃的米多,董諾替賢王承下所有罪責,他又豈會不知。

而他懷裡的晉安王妃,在聽到董諾的話後,直接氣死在晉安王的懷裡。

董諾承下所有的罪名,卻讓昭元帝暗暗鬆了一口氣。

不管此事與賢王有無關係,隻要不是賢王,就不怕……

昭元帝聽完董諾的話時,順手抄起了桌上的一遝奏摺,劈頭蓋臉的砸到董諾的頭上:“拖出去,砍了,不,拖出去,動用火刑處死。”

“父皇!”賢王哭的滿臉淚水:“是兒臣無用,把兒臣也殺了吧,董諾也是為了兒臣才犯下哪此滔天大罪,求父皇把兒臣一塊處死吧。”

“卓三小姐因你而死,你的確該罰,就按你方纔說的,今日照常娶卓三小姐為妻,再按賢王妃的身份給卓三小姐辦喪禮,讓卓三小姐葬入墨氏皇陵,你此生不得再娶正妃,你的王妃隻有一個,那就是卓嫣然,朕這樣安排你可有怨言?”

昭元帝也是為了防止賢王再背後搞小動作。

他會不知道董諾是替他頂罪的嗎。

隻是他不能再深究下去。

他不準他再娶正妃,便是想切斷他再拿王妃之位去跟其他勢力合作。

賢王拜了拜道:“兒臣絕無怨言,兒臣這就回王府,八抬大轎迎娶卓三小姐過門。”

“晉安王,你看……”昭元帝看向晉安王。

晉安王扶著暈倒的晉安王妃,跪在地上:“謝皇上為嫣然作主,謝賢王殿下不棄之恩,相信嫣然在九泉之下也瞑目了。”

跪在一旁的藍雁籬,冷眼著賢王演戲。

董諾被禁軍拖下去處死。

晉安王帶著晉安王妃以及卓嫣然的頭回王府。

至於藍雁籬,一招險棋,夾縫重生後,也匆匆離開皇宮。

她坐上馬車的時候,手心都是虛汗。

這是她活了二十三年,第一次被嚇成這樣。

剛纔在皇宮每走一步,都有可能讓她跌落地獄。

藍家的馬車路過大街時,賢王府的隊伍迎麵而來。

馬車停靠在一旁。

藍雁籬輕輕掀起簾子,往外看了看。

賢王身穿喜袍,坐在馬背上,隨著隊伍前往晉安王府接親。

路過她的馬車時,賢王下意識的轉頭望向藍雁籬的馬車,剛好兩人四目相對。

藍雁籬唇角微勾,眼底儘是幽涼。

賢王卻還在想著,等辦完卓嫣然的喪禮後,再哄一鬨藍雁籬。

她這一次那麼聰明脫險,將來必定能助他成就大業,隻是要委屈她不能再做他的王妃了。

不過這樣也好……

娶一個商戶之女做王妃,也不是什麼體麵的事。

賢王露出了溫柔的笑容,以此來迴應她,然而藍雁籬卻先放下了馬車窗子。

在他從馬車旁走過時,藍雁籬的馬車也離開了。

賢王眉頭不自覺的皺了一下,心不在焉。

若是藍雁籬不再理他了,那他再回去找安言傾。

開弓冇有回頭箭,他不能就此放棄心中的目標。

賢王迎娶死人為妃的事情,風捲滿燕京城。

蕭容啟站在蕭家茶館三樓,麵無表情的看著賢王府的迎親隊伍。

“大哥,接下來要怎麼做?”身後傳來老五蕭承望的聲音。

蕭容啟轉身看向他。

蕭承望麵前放著幾封信,每一封信都被他拆開,看了一遍。

“那這些信,有什麼用途?”

那是從藍雁籬那得來的信。

蕭容啟道:“約個時間,跟藍家大小姐見一麵,就跟她說,要她手裡的十二分行百間花樓,日後與蕭家、安家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“噗……”蕭承望噴了一口茶水:“大哥,你真敢想,她的花樓可是專門收情報用的,她能給我們。”

“她若不給,就把信交給晉安王,讓晉安王去翻供。”蕭容啟輕輕的敲了幾下茶桌:“她會給的,我隻要情報,不妨礙她做生意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