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388章

-賢王唇瓣動了一下,正想回話的時候,楚妙又生生堵住了他的嘴:“賢王若結識太白仙師,賢王殿下可以直接帶回燕京城給皇上煉長生不死藥,何苦逼臣婦一介女子。”

“臣婦當初在丹呂鎮說自己是聖醫七白的徒弟,全因一門心思為了救鎮樓上那些失去理智的老百姓,纔出此下策的,卻冇想到賢王殿下竟然當真,以此來逼迫臣婦。”

“臣婦不知道哪裡得罪了賢王殿下,但是現在不是聊個人恩怨的時候,我們都希望皇上龍體快速康複,不如賢王殿下休書一封請太白仙師出山與臣婦對峙。”

說完,楚妙對著昭元帝重重磕了一個響頭,又說道:“求皇上治臣婦一個欺君之罪。”

昭元帝臉色千變萬化,在看到楚妙朝自己磕頭時,他的眉頭擰的比剛纔還深:“欺君?怎麼說?”

“臣婦利用黑幡白卦旗哄丹呂鎮鎮樓上的老百姓,實為欺君,臣婦並非聖醫七白的徒弟,不過早年,臣婦的確碰到過聖醫七白,見過他手裡的黑幡白卦,便在私下裡偷偷做了一幡,臣婦也冇想到會在丹呂鎮派上用場。”

“臣婦知道,臣婦這樣說,依然不能讓皇上解除質疑,臣婦今夜入宮便是抱著必死的心,做好了欺君之罪的處刑,請皇上砍了臣婦的頭,明日一早,蕭家便會對外宣,融安世子妃因思念長公主一病不起,不久後撒手人寰。”

昭元帝眼皮子狠狠的跳了好幾下,隻覺得心情煩躁的很。

楚妙頭鬢上的鈺翎釵,蕩地他有些頭痛。

她的敢言敢語,令他想起了年輕時的楚甄。

他與楚甄不正是因為怒吵了一架,後來她就嫁去了楊家,從此天人兩隔。

楚妙的容貌雖不怎麼像楚甄,但是這臭脾氣卻一模一樣。

楚妙這樣與他說話,他心中反而泛起了一抹熟悉感。

那頭賢王不死心的辯解:“父皇,兒臣……”

“夠了!”昭元帝低喝了一聲,抬手揉了揉太陽穴,看向賢王:“既然你見過太白仙師,那你去將太白仙師請入燕京來。”

至於楚妙……

他又看向楚妙,神色複雜:“楚妙……”

“你好大的狗膽,誰給你勇氣在朕麵前大放厥詞,你以為朕不敢砍你的頭嗎?”

楚妙伏低了身子,知道昭元帝這一關是過去了。

言語更加大膽:“回皇上,楚妙的膽子是皇上給的,皇上救了千千萬萬丹呂鎮的老百姓,楚妙不相信皇上的心會容納不下一個小小的弱女子。”

昭元帝雙眸一眯,看向楚妙的眼神越發的深沉。

她像楚甄,任性妄為,不懼怕他。

但她又不像楚甄,楚甄纔不會向他示弱。

她在對錯方向,有自己的立場。

對就是對,錯就是錯……

當初楚甄向他低一低頭,也許兩個人都不會走到陰陽兩隔的地步……

昭元帝越想心裡越難受。

楚妙今夜算是保住了性命。

和楚甄最像的萬貴妃瘋了,昭元帝不想與楚甄還有一點點關聯的女子,都消失在這世間。

“皇上。”高貴妃委委屈屈:“鴻兒他身子體弱,若再去道觀請太白仙師,不知能不能捱到回來見皇上您啊,不如就讓……”

她正要說讓楚妙去請……

可楚妙那早已猜透她的心思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