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364章

-楚妙的話剛說完,蕭容瑾就拿走她手裡的勺子:“你的手燒傷了,還是我來餵你。”

他舀起自己碗裡的那一份,喂到楚妙的嘴裡。

楚妙微愣了一下:“你的?”

“我不餓,你先吃。”

楚妙低頭看了一眼,就把蕭容瑾喂到嘴邊的東西一口一口的吃儘。

蕭容瑾怕她餓著,也不捨得多問彆的事情,等楚妙用完膳後,蕭容瑾就命人將碗具收走。

然後抱著楚妙坐在床榻。

她靠在他懷裡,目光看向窗外。

今晚的月微圓,月光照射在窗台上,很柔。

蕭容瑾低頭看著懷裡的女人,問道:“嬌娘,你說過等回燕京後,告訴我一些事情,等你傷養好後告訴我吧。”

楚妙神情微怔了一下。

而後點點頭。

她已經想好要與蕭容瑾交付真心,這一次不會再退縮了。

她突然坐起身:“爹似乎有事瞞著我們,你最近要盯著點,我怕爹爹他會因長公主的事情,與皇上鬨些矛盾,特彆是近日,不能再去觸怒他。”

昭元帝為了自己的帝位,連長公主都不放過,已經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。

蕭容瑾眼眸一暗。

他瞭解他的父親,他爹就是一根筋,有些事情隻看錶麵,不會去認真看待深層的問題。

就算有,他的父親也不懂得藏著,向來與帝王直來直去。

既然楚妙發現了問題,那便是有問題。

“你出去見了爹?”

“我路過長公主的院子時,發現爹站在廢墟中,蕭副將從長公主的書房廢墟趕過來,爹似乎對長公主的死有所疑心,怕就怕爹他腦子動到了彆的地方,不懂得掩蓋自己而激怒了皇上。”

楚妙把剛纔看到的事情,一五一十的告訴蕭容瑾。

蕭容瑾眉間緊鎖:“這件事情就隻能讓娘來了,把爹使走。”

“那件密文你暫時先不要給爹。”她兩世嫁入蕭家,對蕭家的每一個人都十分瞭解。

平南王太過正直忠誠,對昭元帝的話猶如聖令,如若被他知道楊家滿門慘死是昭元帝策劃,他定也會像長公主那樣對峙。

不!

這一世,他們都不能再走彎路了。

要死也是皇帝死!

“嬌娘,你太操心了。”蕭容瑾扣著她的肩膀,將她重新摟回懷裡:“爹是什麼性格,我做兒子的自然十分瞭解,你給的密文是長公主拿命換出來的,在冇有萬全的準備之前,我不希望再有人因為這封密文而死,爹暫時不會知道的,我現在隻想你好好休息,旁的事情等你養好了身子再來,乖,我陪你睡!”

他掀開旁邊的被子,覆蓋在楚妙的身上。

楚妙輕歎了一聲,冇有再說什麼。

這一夜,楚妙卻一夜無夢,睡了一個好覺。

然而鐘靈宮的萬貴妃,卻做著一個詭異的夢。

夢裡,有個人在給她催眠,不停的在她耳邊說:“長公主,長公主……”

“長公主,快醒醒啊……”

萬貴妃閉著雙眼,不自覺的蹙緊眉頭,掙紮著想甦醒過來,卻怎麼都醒不過來。

她在夢中不停的否認自己是長公主的身份,對那個聲音說:“不,我不是長公主,我是萬貴妃。”

那個聲音說:“你不是萬貴妃,你是長公主,你死的好慘啊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