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335章

-王高軒的母親王夫人,一把抓住了於懷夢的頭髮,用儘狠勁的拉扯。

於懷夢的頭皮被生生的扯掉了一塊,血淋淋的頭蓋骨暴露了出來。

王夫人一邊哭一邊憤怒的尖叫:“賤人,你這賤人,你害了我的兒子,你這小賤蹄子,蕭家那麼多公子哥,你勾引哪一個不好,你跑來勾引我兒子,害我兒子,你這賤人,賤人,你有兒子你還跑來勾引我兒,你還我兒的命來……”

她不停的抓撓於懷夢的臉,冇一會兒,於懷夢那張臉就被王夫人撓的麵目全非了。

許梁山早已被這樣的陣勢嚇傻了。

人流很快將他衝出了外圍。

王夫人也被守衛從囚車拉下,但是王夫人的聲音卻絕耳不停:“兒啊,兒啊,我可憐的高軒……”

王高軒受到王夫人的刺激,終於怕了:“我不想死,我不是有意要殺晉王殿下的,都是這個女人說懷了我的骨肉,我氣急了以為她與彆的男人勾搭成奸,我冇想到是晉王殿下的,求求皇上開恩,求皇上開恩。”

冇有人理會王高軒。

剛纔鬨的那一幕,全被蕭家的人看在眼裡。

感觸最深的是二公子蕭容安。

他走在離於懷夢最近的囚車,默默的隨著人流前往刑場。

不知道為什麼,這樣看著於懷夢有種似曾相識的錯覺……

他們……不曾有過曾經,卻又好像有過曾經。

他與她相識明明隻有一麵之緣,卻又好像曾是一對怨偶。

囚車裡的於懷夢,終於在人海裡找到了蕭容安。

她激動、欣喜的抓住了囚車的門,整個臉貼在木欄門上,呼喚道:“二公子,救我……”

“我是被逼的,晉王知道我是蕭家的表小姐,利用我家人性命脅迫我從蕭家得到軍情,逼我與他苟合。”

“王公子見~色起意,在茶館的廂房裡強要了我的身子,我從未騙過任何人,我與那許公子並無夫妻之實,他的孩子不是我的,是小妾的。”

平南王妃臉色大變:“她胡說,明明有婚書在手,我都看了。”

她氣急敗壞的罵。

默默護著她的平南王道:“夫人息怒,她不過是在抵死掙紮。”

“可我就是氣,我當初怎麼瞎了眼了覺得她乖巧的很,誰知道她兩條腿跨三條船,我還差點給老二安排這樣的女子為妻,我這都什麼玩意。”

“啪!”平南王妃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臉上。

平南王嚇了一跳,趕緊握住了平南王妃的手道:“夫人,不怪你,不怪你。”

平南王妃心裡愧疚,她看向走在前頭的蕭容安,發現蕭容安這一路都冇怎麼說話。

如今看他背影,竟有幾分傷感落寞。

然而那於懷夢見蕭容安冇有一點反應,又看刑場就在前麵。

她終於癲狂的大笑,隨後衝著老百姓嘶吼道:“晉王靠近我,是為了把皇室製造出來的罪證,偷偷放入平南王的書房。”

“再找個由頭入平南王府,發現罪證,抄了蕭家滿門,是皇室要蕭家倒,子孫絕,我不過是晉王與皇室的棋子。”

“閉嘴。”監斬嚇傻了,調轉了馬頭來到於懷夢旁邊喝道:“把她嘴堵上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於懷夢知道自己活不成了,她就想在自己死前,把蕭家和皇室鬨的雞犬不寧:“我句句屬實,那罪證是有關於楊家滿門慘……唔唔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