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315章

-要保太子就必須保住蕭六郎,讓這場瘟疫的主導者,轉向他人。

晉王得死,齊王也要為他所為承擔應有的責任。

楚正德走出宮門,坐上了轎子,腦海裡一直在盤算計謀。

要怎樣做才能兩全齊美。

這時,他在一間茶館裡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,那是平南王府的表小姐於懷夢。

她穿的花枝招展,嬌顏含羞,像極了偷歡後的模樣。

她從茶館出來後,朝著二樓廂房看了看,楚正德順著她的目光望去,正好看到準備關門的王高軒。

他也朝著茶館下方含笑看了一眼,就匆匆關上廂房的窗門,而於懷夢也快速的上了馬車,離開此處。

楚正德的轎子並冇有停下來,但是他的雙眼卻死死的盯著於懷夢的那輛馬車,晃然想起了楚妙曾跟他說過的話。

這蕭家的表小姐看起來不簡單呐。

等於懷夢的馬車走遠後,楚正德對羅管事說:“速去查平南王府表小姐的行蹤,看她最近都去過哪裡,都與誰見麵。”

“是。”

楚正德回到楚家後,不到一個時辰,羅管事就查到了有關於於懷夢的行蹤。

“老爺,奴纔買通了四街的萬事通,得到了確切的訊息,那平南王府的表小姐於懷夢,早前便與恒縣許家有過婚約,暗中結胎孕有一子已滿一歲。”

“許於兩家原本準備成親,就在四個月前,於懷夢的母親蕭氏在福靈寺鬨自儘,遇見了平南王妃,這二人才藉著平南王妃住進平南王府。”

“於蕭氏隱瞞了於懷夢生育史,跟平南王妃商議,與蕭二公子訂婚,隻是這於懷夢並不是安分之人,這幾個月她頻繁與王右相之子來往。”

“已經到了有男女之實的地步,可這並未讓於懷夢滿足,她一邊與王高軒暗渡陳倉,一邊藉著從平南王妃那得來的訊息,當成情報與晉王來往。”

“這晉王為了拿捏住蕭家人的把柄,也一直與於懷夢保持聯絡,最重要的是……幾個月前,太子殿下曾與於蕭氏見過麵。”

此事,太子並未告訴楚正德,他還安插了棋子在蕭家。

隻是現在看來,這顆棋子並未給太子帶來太大的用處,反而成了一把會傷人的利器,危害。

楚正德雙手負背,在書案前來回的走動,眼底卻放著精明、幽冷、算計的光芒。

羅管事跟在他身後,又道:“還有一件事情!”

楚正德停下腳步轉身問:“說。”

“於懷夢懷孕了。”

“誰的孩子?王高軒的?”還是晉王的?

羅管事說:“晉王並未碰過於懷夢,想來應該就是王公子的骨肉,她並未將自己有身孕的事情告訴王公子。”

聽到這話,楚正德笑了。

“這刁婦莫不是還一心惦記著晉王,想偷偷做掉孩子。”楚正德還真是猜對了,於懷夢一直想尋個機會向晉王獻身,卻苦於冇有機會。

而她想懷的也是晉王的骨肉,並不是王高軒的。

更好笑的是,王家的人偷偷給王高軒後院塞了不少女人,卻無一個懷上他的孩子。

王夫人曾去福靈寺替王高軒運算元嗣,據說,王高軒這一生很難有自己的孩子,王夫人對此事十分上心。

她也一直在努力的打破那個命運。

如今於懷夢懷上了王高軒的骨肉,那若是讓王家的人知道,這於懷夢還想脫身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