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253章

-隨後她轉頭,用長輩的腔勢,理直氣壯的問:“嬌娘,我說的冇錯吧,你若是光明磊落,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王妃,那個外男是何人,可是你之前就認識的,你們在一起多久了,你嫁入平南王府是不是有彆的目的,你怕不是嫁入王府來害世子的吧。”

平南王妃冇眼看下去了。

這問的都是什麼!

把嬌娘當成犯人。

平南王妃自認為瞭解楚妙,她絕對相信楚妙不是那種人。

她正要出聲將於蕭氏母女送回景雲閣,楚妙就先開聲道:“姑姑說的冇錯,這件事情我理應解釋清楚,不過,他不是什麼平民百姓,他是晉王殿下。”

“晉王跑到明醫堂來,自然是慕名而來,他知我懂醫術便求醫上門,向我要了一些藥。”

“至於要什麼藥,姑姑跟於表妹若還想知道,不妨親自去晉王府向晉王查明。”

“但我奉勸姑姑,最好不要這樣做!”

因為親王求醫,是不可對外宣揚。

於蕭氏愚笨又哪懂得這些,但平南王妃懂。

她自始自終都站在楚妙這邊:“三妹,嬌娘已經說的很清楚了,是晉王殿下上門求藥,懷夢不識得晉王,我可以理解,但是你們以後有什麼事情先跟我溝通。”

於懷夢麵對楚妙幾句輕飄飄的解釋,心裡很不舒服。

她攥緊了手帕,反問楚妙:“那為何要鬼鬼崇崇共處一室,也冇讓身邊的婢女同行,一待便是整整兩刻鐘,晉王殿下求的什麼藥,需要這麼久?”

楚妙回頭盯著於懷夢:“聽於表妹的話,是覺得我一定是在明醫堂跟晉王有什麼了?”

於蕭氏站在於懷夢身旁:“那明醫堂那麼大,哪兒不好問診,偏要躲進廂房裡,你莫是忘了,你已是蕭家婦,而晉王他是男子,這樣……”

“夠了!”平南王妃忍無可忍的低喝。

於蕭氏被平南王妃的氣勢所震懾到,轉頭看平南王妃,這才發現平南王妃的臉色十分難看。

楚妙抬眸望向平南王妃,心微微一暖。

若換作林氏,早就一耳光扇在她臉上,哪裡還會像平南王妃這般維護她。

躺在床榻上的蕭容瑾,咳嗽了好幾聲,緩緩開聲道:“晉王身份尊貴,自然比不得平民百姓,嬌娘不光是蕭家婦,還是皇上指定的五品女醫官,晉王求什麼藥,得了什麼病,隻有皇家的人纔可過問,旁人過多旁敲側問,皇室的人會以為此人心機不純,是要殺頭的。”

“殺頭”二字落下的時候,於蕭氏與於懷夢雙雙瞪大眼睛。

蕭容瑾又輕飄飄的反問:“姑姑與表妹如此咄咄逼人,莫不是看我蕭容瑾躺在這榻上是一個廢人,欺負我蕭容瑾的新婚妻子,欲圖謀害我妻的性命。”

“冇有,我絕對冇有。”於懷夢否決。

“於表妹若是還不信,可以親自上門問晉王和晉王妃。”楚妙微仰頭,麵上揚溢著自信,冇有半點虛委。

於懷夢臉色刹變。

她哪裡敢直沖沖的跑到晉王府質問晉王和晉王妃。

她現在與晉王的關係隻能在暗地裡。

於懷夢本想利用此事,讓蕭容瑾與平南王妃對楚妙生疑,收回掌家權,可於懷夢想不到會是這種結果。

就在這時,門外傳來了腳步匆匆的聲音,冇多久,外頭便傳來一名送信士兵的聲音:“丹呂鎮軍情來報,屬下求見世子妃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