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166章

-蕭容瑾拿出鑰匙,遞給楚妙,道:“最短的那把鑰匙,你去開。”

楚妙看到那梅花頭的鑰匙,心情五味俱雜,但還是接過了蕭容瑾遞過來的鑰匙,走到書閣前開起那把沉重的大鎖。

鎖解開的那一瞬間,也自動從門栓上掉落,楚妙拿開大鎖,轉頭看向蕭容瑾。

蕭容瑾道:“把門推開,推我進去。”

楚妙把鎖放回原位,把鑰匙交還給蕭容瑾後,推著蕭容瑾走入書閣內。

等兩人都進入書閣後,楚妙又將書閣門關上。

蕭容瑾道:“書閣的隔音很好,我們在這裡談話更保險,你想不想參觀這裡。”

書閣大廳隻是普通的茶間,一張八仙桌,十幾張椅子,排列有序。

楚妙環掃過四周,其實她想告訴他,她來過。

而且很熟悉這裡的每一個環境。

突然一隻手,搭在楚妙的手背,他掌心的溫度傳渡到她的肌膚,令楚妙回過神來。

她看向他,道:“這裡好像不是我該來的地方。”

“桃緣穀你都去了,這裡也一樣是作為蕭家的人可以踏足的地方。”說完,蕭容瑾就站起身,牽著她的走從左側小門進去。

廊亭兩側,一眼望去,是排序整齊的楊家牌位。

再次踏入這裡,看到楊家忠烈的牌位時,楚妙心裡還是十分震撼。

她記得蕭容瑾第一次帶她來這裡的時候,她被這些牌位嚇地臉色蒼白的。

如今,更多的是感慨!

十餘年過去,又有幾人還會談起楊家軍呢?

“這些……”楚妙故作什麼也不知,一臉震驚的問:“看起來都是楊氏家族的牌位。”

這一條長廊走到底,都是楊家軍的牌位。

蕭容瑾說:“我既然想娶你,就不想隱瞞這些,你看到的牌位都是當年在北燎幾近全軍覆冇的楊家軍,這隻是一部分,也我爹花了十幾年時間收集到的楊家軍死亡名單中,無屍可收的人。”

十萬楊家軍,死剩下不足五千人,縱使活下來的楊家軍,也無完體。

這些過往,楚妙是知道的。

蕭容瑾帶著她,走到了遠洲楊家父子六人的牌位前。

那正是柯氏的丈夫和兒子兒的牌位。

楊將軍的旁邊還設立有柯氏本人的靈牌,底下便是他們的五個兒子。

“東院住著的那個女人,便是楊柯氏,世人都以為她死了,她也以為自己瘋了,便整日裝瘋賣傻度日。”蕭容瑾握緊了楚妙的手,看著柯氏給自己立的靈牌。

“那為何……”楚妙指了指柯氏的靈牌。

蕭容瑾說:“這是楊夫人要求刻的,你可知楊家最小的孩子多大嗎?”

楚妙回頭看他。

此時的蕭容瑾表情凝重,整個氣氛都變得十分壓抑。

還未等楚妙回答,蕭容瑾就伸出手,說:“我爹說起來他的時候,總是用著笑臉用最輕鬆的語氣跟我說,他才十一歲,剛好到我胸口,他個子矮矮小小,健步如飛,軍中冇幾個人能跑贏他,北燎的川池鎮被敵軍圍攻時,他身邊隻有一百三十個殘兵,他把大部分兵力分出來,疏離川池鎮百姓,被敵軍活捉,砍去了雙腿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