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149章

-楚正德冇有說話,但他的背影足以震的林氏膽顫心驚。

後頭趕來的林家人,看到被壓倒在茶桌上的林宏深時,不滿的對下人大呼小叫:“唉呀,你們怎麼能這樣對待表公子,快住手。”

“娘,娘,救救我,他們掰我的手掰的好痛痛。”林宏深渾然不知自己闖了大禍,在他看到楊氏和林老夫人趕來後,向二人耍著小孩子脾氣。

楊氏衝到下人麵前,對下人又打又罵。

林老夫人更是拿著狐頭杖,敲打楚家家仆的腿和胳膊,要他們放開自己的孫子。

寧氏則站在一旁看戲,反正這又不是他的兒子。

而後頭趕到的楚妙,走入房間,正巧看到了楊氏與林老夫人不分青紅皂白的無理取鬨。

楚妙清楚,正事不在這裡,而是在方姨孃的身上。

她急步走向楚正德身旁,看了眼死相極慘的方姨娘,蹲下身子道:“爹爹,讓我來替方姨娘好好檢查身子吧,女兒畢竟是女醫,很多府醫不方便檢查的地方,女兒可以為方姨娘檢查。”

楚正德微微抬頭,眼底儘是紅血絲。

他重重點頭道:“好好檢查,仔細檢查。”

“是,爹爹。”楚妙拉過旁邊的屏風,擋在方姨孃的身邊。

楚正德已經走到茶室,坐在窗台前的軟榻上,臉色陰沉的一言不發。

林氏急的像鍋裡油炸的螞蚱,心裡七上八下,忐忑不安。

那原本扣壓著林宏深的家仆,因為林老夫人和楊氏的胡攪蠻纏而鬆開了手。

此時林宏深靠在楊氏的懷裡,“嗷嗷”大哭,林老夫人更是氣急的指責楚家的家仆,當然,她怪罪的還是楚正德的人那樣對待她的孫子。

“你們楚家是什麼意思,瞧不起我們嗎,三更半夜像押犯人一樣的押著我孫子,林溫婉,你可得給我好好管管了。”林老夫人麵紅耳赤的怒斥楚正德。

林氏臉色紅的欲滴血。

她不敢多想都知道,方姨娘被折騰的有多慘,這個時候林家不說話是最好的。

“娘,你少說兩句。”林氏心煩意亂的說。

“林溫婉,你什麼態度,我可是你娘,你不幫著你外甥還這樣跟你娘說話。”林老夫人心裡惱的不行。

她在蜀洲當慣了“皇太後”,當地老百姓都要敬重她,到了燕京城也冇改變那唯我獨尊的想法,此刻看林氏這樣與她說話,林老夫人便心生一把怒火,整張臉可用青麵獠牙去形容了。

楊氏抱著林宏深哭怨:“我的兒啊,你怎麼被打的那麼慘,臉都被打腫了,看來楚家不待見你呀。”

林氏緊蹙眉頭,左右為難。

就在這時,楚妙從屏風裡走出來。

眾人回頭看向楚妙。

隻見她左手墊著一塊手帕,帕子上包著一塊血肉糰子。

楚正德看到這一幕,倏地從軟榻站起身,道:“那是什麼?”

“爹爹,這是從方姨娘身上流下來的未成形的胎兒。”

林氏身子一晃。

方姨娘是楚正德從外麵帶回來的女人。

不過林氏並不知道這方蓮就是宋凝婉身邊伺候的丫鬟。

方蓮肚子裡的孩子對楚正德和宋凝婉都很重要,能不能把宋凝婉帶回楚家就靠方蓮的肚子了。

如今好了,方蓮和肚子裡的孩子都冇了,這完全打破了楚正德的計劃。

楚正德一眼都未看林氏,問道:“她怎麼樣了?

楚妙將血糰子放到林氏麵前的茶桌上,搖了搖頭道:“方姨娘九根肋骨粉碎性輾壓斷,四肢嚴重骨折,背脊斷裂,斷裂的肋骨紮破了內臟,導致方姨娘當場暴斃,死的極其痛苦但也走的很快,看方姨孃的傷勢,應該是承受了超出她所能承受的重物,導致身體多處被粉碎性破壞。”

楚正德聽完,表情陰森森的轉頭看向林宏深肥厚的身子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