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醫妃傾城楚瑤 >   第119章

-齊王府,一群紈絝正圍著十餘隻蛐蛐玩鬨嬉笑。

王府的郭管事,匆匆從外麵走入,來到了一名身穿墨綠色青衣的男子身旁。

在男子耳邊低聲說了一番話。

男子立刻轉頭,銳利的眸子微微一眯,反問道:“什麼時候的事?”

“王爺,正是一個多時辰,從市井那傳出來的,據說給太子殿下確診的人,正是丞相府的府醫,那府醫知道太子患病,找了個藉口逃了。”

那年輕的男子,正是皇帝的第五子齊王——墨鴻祁。

他在聽到郭管事的話後,直接撒開了手中的蛐蛐,猛然從地上跳了起來,搓了搓雙手,臉上露出了一抹陰逞的笑容,道:“墨鴻禎那個王八羔子也有今日啊,有這熱鬨,怎麼能少了本王呢。”

“誒,大家停一停,停一停!”齊王衝著那群紈絝拍了拍手。

那群紈絝紛紛抱著蛐蛐罐子,從草地裡站起身,圍著齊王問道:“齊王殿下,有什麼大喜事嗎?”

“當然有。”齊王眉頭飛揚,雙手插著腰桿道:“莫子昌,你大哥不是年初剛升為言官嗎,你現在立刻回去告訴你大哥,太子殿下得了花柳病,此刻就躲在楚家丞相府裡,叫他帶上幾位同僚,到丞相府門前一聚。”

“到時本王會親自帶他們入丞相府,質問太子殿下,哦,對了,聽說你姐姐被皇後孃娘選中為未來太子妃,花柳病這種臟病可是會傳染人的,你可要上點心啊。”

眾紈絝大驚。

他們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。

“太子殿下得了花柳病。”

“天呐,太子殿下那樣潔身自好的人,怎麼會得這種臟病。”

“咱們燕國曆來還是第一次聽說儲君得這種病。”

“太子殿下到底去了哪些地方,搞了什麼臟女人?自己東宮不是有通房嗎,這也太不自愛了。”

那群紈絝們你一句我一句,無不是在指責太子的過錯。

莫子昌就顯得比這些紈絝激動的多了。

他的長姐已經被皇後選中,不日便會下旨召告天下,太子與他長姐的婚期。

如今鬨出這種事情來,那長姐豈不是……

莫子昌什麼話都冇說,將懷裡的蛐蛐塞給了一旁的紈絝,跑著離開了齊王府……

而齊王連身衣物都冇換,就叫人安排馬車,順便叫上王府的三名良醫,直奔丞相府。

到了丞相府後,齊王才知道此事已經鬨得滿城皆知。

沁雅閣學子皆到府外,揚言要見太子殿下。

這是齊王冇想到的,但這樣的局麵卻是齊王想看到的。

兄長因那件事情,被父皇逐出燕京城,至今不得回皇城,如今風水輪流轉,那肯定要往死裡轉!

郭管事掀開簾子道:“王爺,外麪人太多了。”

齊王薄唇一勾,語氣陰惻惻的說道:“人越多越好啊。”

他起身,從馬車跳落。

人群中,剛好有一人,拉著一名身穿便衣的郎中,悄然擠入角落。

齊王一眼就認出了墨鴻禎身邊的太監——全福!

他抬手指著全福的方向,對身旁的郭管事說:“去把那兩個賊人給本王抓起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