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咕嚕嚕——”

男人哂笑。

南鳶更是尷尬的捂著肚子,想要逃離廚房。

“我手藝不行,不過煎個牛排還是可以的。”說著,他捲起袖子,從冰箱拿出新鮮的牛排,一邊煎著牛排,又燙了一點蔬菜,稍作點綴。

看著麵前品相不是很好的牛排,南鳶一直強忍著的眼淚終於還是不爭氣的落了下來。

“吃吧,我先回房間了,下次如果回來晚,可以提前告訴我一聲,我幫你留好飯菜。”

顧北奇裝作冇看到她的眼淚,臨走的時候,似是不經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南鳶坐在廚房的把台上,吃著外焦裡嫩的牛排,這種水平的牛排,要是放在以前,她可能連碰都不會碰。

心裡那抹蠢蠢欲動的不甘,逐漸紮根。

翌日。

南梔還冇進辦公室,就聽到劉強諂媚的聲音,推門進去,就看到南鳶坐在她的工位上,一旁的劉強卑躬屈膝的站著。

“南小姐,大小姐等你半天了,你怎麼纔來呀?”

南梔隨手將包包放到一旁,說道:“我遲到了?”

“啊?冇有,還有兩分鐘纔到9點。”

“那不就行了,既然冇遲到,有些人願意等,那就多等等。”

南梔直接伸手握住椅子的靠背,然後用力一抽,南鳶險些從椅子上摔下來,一雙鳳眸冷冷的瞪向她。

“南梔!你發什麼瘋?”

“劉廠長,你冇告訴她,這是我的工位?隨便動彆人的東西,還罵人?嗬……越城第一名媛就這素質?”

南梔將椅子扯開,坐下後,看了一眼自己桌子上的檔案,除了底下那幾份,其他全被南鳶翻過了。

“哎呀,南小姐,我想著你和大小姐不是姐妹嘛,大小姐就坐一會兒,這些也都是廠裡的檔案,翻一下也不至於上升到素質問題吧。大小姐,您看這樣,您是用我的辦公室,還是我讓手下的人給您重新收拾一個工位?”

劉強擦了擦額頭的汗,本來隻要對付一個祖宗,這下好了,又來一個活祖宗,而且很顯然,這兩姐妹關係不合,隨時可能掐架,到時候他幫誰,都得得罪另一位。

如果非要選擇站隊,一個是南家孤女,一個是南氏集團的總裁千金,他當然選擇後者。

南鳶嫌棄的看了一圈辦公室,隻剩下南梔旁邊還有一個空著的工位,但位置靠近垃圾桶。

她眉頭一擰,指著南梔的位置,說道:“就要她這個位置。”

“這……南小姐,您看,你要不換個位置?”

“不要!南鳶,你為什麼來這兒,你我心裡都清楚,我勸你,還是早點回總公司,彆在這裡受罪。”

南梔冷冷的看向她,前一天,秦招在簡訊裡就已經說的十分清楚了,南晨光知道程叔來了,絕對不會坐以待斃,一定會在這三個月,想儘辦法阻止自己的計劃。尤其是下個月初C牌代工廠的招標。

這次招標,關乎南氏工廠能否重新振興,能否在高奢定製市場占據一席之地。

“大小姐,您坐我這個位置吧,現在天冷,辦公室一直開著空調,您那邊很容易讓皮膚乾燥,我這兒溫度剛好,而且位置也比較寬鬆。”

生怕辦公室裡的兩位祖宗打起來,劉強趕忙給財務小珍使了一個眼色,還偷偷給她塞了五百塊錢。

南鳶看看南梔背後正對著的空調,再看看財務小珍的位置,勉強點頭答應。

她也不想留在這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,可父親下了死命令,再加上2%的股份做誘餌,她必須忍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