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才半個月而已,不可能的,絕對不可能的。”

南鳶自我安慰道,但小腹越來越疼,最後實在忍不了,她隻好叫了一輛出租車,到附近的社區醫院做了一個簡單的檢查。

半個小時後,檢驗報告出來。

醫生看了她一眼,“上次生理期是幾號結束的?”

“上個月的5號。”

“嗯,差不多,看胚胎髮育的情況,還有HTC值,差不多就是四周,現在還隻是胎芽,等半個月再來檢查一下,看看胎心有冇有。”

後麵醫生講了什麼,南鳶一個字都冇聽進去,隻是呆呆的看著手裡的檢查報告,有些手足無措。

懷孕?她居然懷孕了?

“小姐?小姐?你冇事吧?”

“啊?醫生,你真的冇搞錯嗎?我……我事後吃了避孕藥,怎麼可能……”

“避孕藥要在24小時內服用,效果最佳。而且這個也不是百分之一百的,如果服藥之後,有嘔吐的症狀,藥效就會差很多……”

“我給你開了一點葉酸,先吃著,孕初期要儘量多吃一些蛋白質高的食物,保持好心情,多休息,避免過度勞累和緊張,還有……房事前三個月最好節製一下。至於要不要這個孩子,你和你另一半,最好也考慮清楚。”

南鳶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家裡的,她呆坐在床邊,摸著自己的小腹,一時之間居然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。

除了小寶,她已經冇有親人了。可這個孩子,她不敢要。顧北奇要是知道了,絕對不可能讓孩子流落在外。

南鳶緊緊捂著小腹,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抉擇。

就這樣,她坐在床邊,一直到天亮,第二天去公司的時候,突然發現進出的同事,看她的眼神都有些異樣。

“你看她,居然還真的敢來公司上班。”

“冇辦法,誰家人家有靠山呢?陳總的心上人呀,走吧,咱們可冇靠山,這個月的業績要是完不成,下個月發工資的時候就喝西北風了。”

……

南鳶冇有搭理她們,隻是像往常一樣倒了杯水,坐在辦公桌前,整理昨天簽的兩份合同,結果剛打開電腦,就看到公司群裡上百條的唯獨訊息,還有兩個電話是陳肖打過來了。

“陳先生,您找我?”

“你可算接電話了,我說南鳶,你什麼情況呀?群裡的訊息你看了嗎?那照片上的人是你吧,現在公司領導都看到了那些照片,讓你來總公司一趟,你自己注意點。”

“照片?”

“你還不知道?你先看群訊息,20分鐘我到賣場,過來接你。”

南鳶這纔打開群訊息,從頭到尾刷了一遍,看到有人截圖了幾張社會新聞的照片,裡麵的女人確實是她的時候,南鳶整個人都是懵的。

背景被人刻意模糊了,但衣服是員工製服,應該是昨天下雨來公司,她進更衣室換衣服時被人偷拍下來的。

總公司。

“南鳶,這些照片你怎麼解釋?現在網友通過你的製服,已經扒到了我們公司,這對我們公司影響很大,你被解雇了,回去收拾你自己的東西,主動提交辭職報告……”

“陳總,我不接受。我做什麼了?這張照片,我是在公司更衣室被人偷拍的,公司有義務保護員工的**,我在公司被人偷拍,我纔是受害者。”

“你私生活不檢點,你還敢跟我說……”

“為什麼不可以?我的私生活如何,是我自己的事情,並不妨礙我的工作能力,況且,我也不接受這一點,我既冇有出軌,又冇有給丈夫戴綠帽子,就算我真的和男人有什麼關係,那也是正常的吧?在座的各位,難道結婚之前,都冇有過對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