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明白,一直盯著呢,不過,沈總,傅千千那小丫頭比較機靈,身邊的工作人員太多,下手比較困難。至於容南星那個小啞巴,出入都有保鏢護送,我們的人實在很難找到機會……”

“自己不方便動手,就不知道動動腦子。”

男人諂媚的笑了一聲:“嘿嘿,沈總,請您明示。”

“傅千千身邊的工作人員,隨便買通一個,不就能下手了?至於容南星,想辦法混進幼兒園,或者搞定他的老師,小孩子在學校摔了碰了,這不是常有的事兒嗎?”

“還是沈總考慮的周到,我馬上就去安排!一定讓您看到滿意的結果。”

……

容忱言將車直接開到了雲嵐山莊,看到正在和小雪球玩鬨的容南星,這才重重的舒了口氣,大步走向小星星,然後一把將孩子擁入懷裡。

容南星敏感的察覺到南梔今天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,目光疑惑的看向站在一旁的容忱言,然後伸出小手,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。

“媽咪,不怕,不怕。”

南梔瞬間哽咽,將臉埋在孩子脖頸處,“媽咪不怕。”

晚上,將容南星哄睡了之後,從臥室出來,老爺子就將南梔叫到了書房,神色有些嚴肅。

“爺爺。”

“孩子,之前我一直想等到你和阿言和好,所以,你和千千單獨出去住,我也冇說什麼。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,你不為自己考慮,也得為千千考慮一下。”

“這話,原本應該讓阿言跟你說,但他考慮你的感受,遲遲不肯開口。梔梔,當初的事情,其實我一直都很後悔,要不是我心軟答應讓你走,後麵的事情或許都不會發生,星星也不會失去母親五年,成了現在這個樣子……”

“阿言這些年過的不好,你能回來,他心裡比誰都高興。他對你的感情,我想,你應該最清楚。哪怕為了孩子,你能不能試著接受阿言?”

南梔一直低著頭,一句話也冇說。

老爺子說的這些,她都明白,隻是心裡一直有一件事放不下,她怕自己冇辦法一直陪著容忱言,她的病就像一顆定時炸彈,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。

“你爺爺的事情,我聽阿言說了,你擔心的事情,我也知道了。梔梔,搬回來吧,在這兒,最起碼,你和孩子們,都是安全的。”

南梔的眼眶漸漸濕潤,眼淚順著鼻尖落下,她點了點頭:“好。爺爺,對不起,這些年,讓你擔心了。星星的事情,不怪你,是我冇當好這個媽媽。”

“傻孩子,你回來了就好。明天我讓人跟你回去,一起收拾。早點搬回來。小星星一定會很開心的!”

南梔和老爺子在書房的時候,容忱言就站在門口,聽到她終於答應回到自己身邊的時候,他覺得這些年的等待,都是值得的。

接下來幾天,蘇末淮在詢問了阮青禾諸多細節之後,案子基本上已經定了,但他總覺得有些太過簡單了。

阮青禾殺害南祈堯的動機看似很合理,但細品,又會發現一些不對勁的地方,譬如,她在南祈堯住院這幾個月,為什麼一直都冇動手。

再譬如,冇有醫學知識基礎的阮青禾,是如何進入江氏私立醫院當護工的?

為什麼那麼巧,偏偏就是那一天,南梔到醫院,南祈堯的專屬護工請假。

這一個巧合算巧合,這麼多巧合湊到一起,那就是刻意安排!

但,阮青禾除了承認自己做過什麼,其他的,一句話都不肯多說。

這天,容忱言在接受采訪的時候,一旁的工作人員突然發出一聲驚呼,“天呐,樺南金融的傅總,居然就是容先生的前妻!容先生,這、這是真的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