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電話那端靜了幾秒,然後隻聽到男人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我回去!”

“工作的事情,我已經交代過唐宋,他會跟你交接,對了,我已經答應給他放個長假,所以接下來一週的時間,公司就暫時交給你了。”

“容忱言!你信不信老子直接把你的權力架空了。”

“你試試。”

“艸!認識你,估計就是我下凡需要渡的劫。我告訴你,我要是以後娶不上媳婦兒,你家崽子得負責給我養老送終!”

堂堂盛家的花花大少,居然追了一個女人追了5年,都冇能成功娶回家。

……

從越城到京城,南梔在飛機上小憩了片刻,然後直接打車到了提前訂好的君越大酒店。

進電梯的時候,一個穿著性感暴露的女人,攙扶著一個已經喝醉的男人走了進來,摁了七樓,南梔在六樓下了電梯。

電梯門關上前那一秒,南梔餘光掃過角落裡的男女,眉梢擰了擰,覺得女人有些眼熟。

這件事情隻是她到京城之後的一個小插曲,並未放在心上,在酒店休息了一會兒,南梔便換了衣服,打算去外麵逛一逛,吃個飯,迎接明天的工作。

京城她也不是第一次來,她對這裡其實冇什麼好印象,尤其是這裡還有自己曾經的仇家。

不過對這裡的美食,她倒是冇什麼意見。

出了酒店,往東走幾分鐘,就是地鐵站,她極少坐這種公共交通,難得體驗。

這裡的天氣,比越城還要熱一些,出門的時候便換掉了原來那條米色雪紡長裙,穿了一件白色吊帶的小背心,下麵穿了一條緊身牛仔褲,再配上一雙細高跟,長髮紮成馬尾,背上黑色的挎包,整個人乾淨利落不失小性感,還顯得年輕。

誰能相信,這已經是兩個五歲孩子的媽咪?

京城不愧是帝國的首府,晚上七八點的時候,正值下班高峰期,地鐵裡麵十分地擁擠。

南梔原本坐在最邊上,突然就聽到有一個女孩子喊了一句:“流氓!”

“哎哎哎,小姑娘,你說話要講證據的,不然,信不信我告你誣陷好人啊?”

“你!剛纔明明就是你,你敢說你偷拍,冇有偷偷摸我……”

“天地良心,我偷拍你?證據呢?我從剛纔就一直站在這兒,這麼擠,不小心碰上了而已,再說了……你穿成這樣,不會是‘碰瓷’吧?我看你就是想訛錢!”男人猥瑣地掃了女人一眼,目光卻落在了她的心口,‘嘖’了一聲。

可週圍那麼多人,愣是每一個人出麵替女孩子講話,反倒是有些女乘客,還在角落嘀咕,說什麼……

“活該!”

“誰讓她穿成這樣……”

“一看就不是什麼好女孩……”

南梔聞聲,眉頭微微一擰,抬眸望去,才發現就是剛纔在酒店遇到的那個女人,她突然愣了一秒,然後直接起身,擠過人群,一把將她拉到自己的身後。

“現在法律是有規定,女孩子不能穿著性感?不能打扮化妝?”

“你們都是女人,麵對其他女孩子被欺負,不出麵,可以說是為了自保,但不至於落井下石吧?”

南梔掃過眾人,然後將視線停在男人的手上。

“把手機拿出來,檢查一下就知道你剛纔有冇有偷拍了,而且這裡有監控,你做了什麼,逃不過監控的。”

南梔的聲音不疾不徐,但每一個字,都猶如重磅炸彈。

男人慌張了幾秒,隨後又鎮定下來,“怎麼,現在連‘碰瓷’都是團夥作案了?我的手機,憑什麼給你們檢查呀?”

“既然如此,報警吧。”

“彆!彆報警,算了,就當是我倒黴,這件事情,我不追究了,不過,以後彆讓我再看到你!”女人突然一把拽住南梔的胳膊,當看清楚她的模樣時,她突然怔住,下意識地縮回手。

這時候,地鐵剛好到站,她便慌忙的下了地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