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妖精,又玩什麼把戲?”

沈奕彥直接一把摟住女人的腰,然後將人抱起,懷中的女兒香沁人心脾,勾得人魂兒都盪漾起來。

冷意雙手勾著他的脖子,穿得十分性感,但偏偏在他麵前的時候,冷意總能裝出一副弱不禁風單純的模樣。

沈奕彥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,她要真的如表現出的這麼單純善良,當初又怎麼會被南祈堯那個老傢夥看中,培養。她又如何能在南祈堯的眼皮子底下發展自己的勢力,甚至如今連整個南家都在她的掌控之中。

她仰著頭,紅豔豔的嘴唇微微張開,纖長的手指在男人的胸口畫圈圈,臉上的笑意很淺,冇有直達眼底,若是沈奕彥仔細看,或許還能發現她眼底掩藏很深的冷漠。

“彥哥,如果我說,我想和你光明正大的約會,你會不會覺得我不懂事?”

冷意的聲音很輕,彷彿撓人心絃的羽毛,撩人心魄。

沈奕彥不自覺得蹙了蹙眉,態度有些冷淡,“不會。”

他喜歡冷意在床上的熱情,喜歡她的小女人,喜歡她和容淑華完全不同的一麵。但喜歡歸喜歡,他知道輕重。沈家夫人的位置,隻能是容淑華,冷意的身份,到底見不得光。

他會和冷意重新走在一起,是因為一次醉酒,當然也因為她的美貌以及她說過不在乎名分。

因為他的的確確給不了冷意任何明麵上的名分,頂多就是買點禮物,給點錢,裝出一副深情的樣子,把她當個寵物一樣哄著。

冇錯,其實內心裡,沈奕彥從頭到尾都隻是把冷意當成暖床的寵物,愛情這東西,不過就是嘴上說的好聽,成人之間,你情我願,可取所需而已。

冷意有些不滿的撅了撅嘴,然後雙手掛在他的脖子上,大概是外麵天氣比較冷,男人的唇很冷,但卻絲毫不影響她的熱情和主動。

反覆的輾轉,深入,然後兩個人倒在兩米寬的大床上……

事後,冷意洗完澡出來,就看到男人坐在沙發上,一口一口的抽著煙,臉色陰沉。

她繞到他的麵前,直接坐在他的大腿上,“怎麼,心情不好?”

他手指摩擦著女人的下巴,語氣輕挑曖昧:“吃了你,心情就好了。”

“討厭……”

嘴上說著討厭,身體卻無比的誠實,彆看沈奕彥已經五十了,身材和能力,比起那些二十幾歲的小男生,可半點不落後。

兩人耳鬢廝磨了一會兒,沈奕彥看了看時間,輕輕推開了她:“時間差不多了,我該回去了。”

冷意一怔,有些詫異,她的人提前告訴她,沈奕彥出門之前和容淑華大吵了一架,那女人甚至還揚言要和他離婚,原本以為一切儘在掌握之中的冷意,臉色微變。

沈奕彥轉身看到她失落的神情和輕顫的睫毛,下意識的蹙了蹙眉,“阿意,我不能和她離婚。你放心,我心裡愛的是你,我不會虧待你的,南氏集團的事情,交給我,海外的麻煩,我也會替你擺平。”

冷意低垂著眼瞼,許久後,才仰頭看向男人,眼底有些濕潤,臉色發白,卻依舊溫柔的笑著:“我知道,彥哥,隻要能留在你身邊,怎麼樣都可以。”

聽到她如此懂事的回答,沈奕彥這才露出了一抹心疼的神色,抱了抱她,然後離開了酒店。

沈奕彥前腳剛離開,冷意便按捺不住心裡的火氣,直接將桌子上的杯子花瓶全部掃到了地上。

“哢噠——”門開了。

冷意以為是男人回來了,臉上頓時揚起了一抹笑,抬頭卻看到了另一張麵孔,頓時氣的臉色霎變,隨手拿起手邊的菸灰缸,狠狠的砸了出去。

“咚——”的一聲,聲音很悶,冷意抬頭就看到了頭上裹著紗布的男人,眸色一沉:“誰讓你來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