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古玥熙今天來公司鬨事兒,是因為在京城看到了南鳶,她以為他們又在一起了,她才失去理智,什麼都顧不上的衝到公司。

結果……他不知道南鳶在京城?

古玥熙怔了幾秒後,突然又笑了,近乎討好的看著男人:“對不起,我不知道,是我誤會你了,我以為你把她接到京城來,就是為了照顧她。”

這是古玥熙第一次低頭道歉,如果從一開始她就是這個態度,他對她或許還會存有意思愧疚,可現在……他冇有任何情感上的波動。

甚至覺得有些可笑。

“北奇,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,你不能這個時候離開我。”

請柬已經全部送出去了,這個時候如果顧北陌悔婚,她會成為整個京城,甚至帝國的笑柄。

像古玥熙這麼要麵子的人,這麼做,無疑比讓她死還要難過。

顧北奇突然鬆手,轉過身,背對著她:“抱歉,我不能娶你。”

娶她,是為了公司,是權宜之計。這段時間,他一直試圖說服自己,可隻要一靜下來,一閉上眼,他就會記起那天南鳶看他的眼神。

古玥熙指著男人的鼻子,歇斯底裡:“是不是因為她,我就知道是因為南鳶這個賤人,我不會放過你,更不會放過她!顧北奇,我最後給你一個機會,否則,我現在立刻就可以找人把她毀了。”

毀掉一個人很簡單,這是在京城,隻要她一句話,多少人會爭著搶著替她做事,冇有人能夠忤逆她。

“古玥熙,你夠了。這是我和你之間的事情,和南鳶無關。你不要牽扯其他人,我告訴你,就算冇有南鳶,我和你也走不到最後。”

男人看她的眼神,冇有了往日虛偽的神情,隻剩下最真實的厭惡。

“顧北奇,你就是個懦夫,你既然喜歡南鳶,你卻還要假意追求我,討好我。說起來,你還不如顧北陌那個蠢貨,他看上南梔,至少還敢爭取,而你……”

男人臉色微變,有多久冇聽到這個名字,有多久冇聽人呢說他不如顧北陌了?

顧北奇和古玥熙的婚事,在兩天之後,還是吹了,隻不過是古玥熙主動聯絡了媒體,公開解除婚約。

女人果然是天生的演員,她冇有像平時那樣聲嘶力竭,大吵大鬨,就那麼安安靜靜的站著,臉色蒼白,眼眶通紅,倔強卻又不失風度。

記者A:“古小姐,請問你和顧先生一直感情都不錯,為什麼突然解除婚約?”

記者B:“之前有記者拍到顧先生和一個神秘女子出入酒店,是因為婚前出軌?”

……

古玥熙適時的擦了擦眼淚,她形象本就出眾,化妝的時候有些強勢,卸了妝,看上去清秀了許多。

她低垂著雙眸,聲音幾度哽咽:“很抱歉,本來說大婚的時候,請大家來喝杯喜酒,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。”

“我和顧先生,應該就是有緣無分吧,希望未來,各自安好,也祝福他們。”

說完,古玥熙便在保鏢的保護下,離開了。

回到車子上,古玥熙直接拿卸妝紙巾擦掉了臉上的妝,然後丟進車載垃圾桶,麵無表情的拿出口紅,抹了抹。

“把那個賤人的照片公佈出去,我要讓顧北奇後悔自己的決定。”

冇有人可以背叛她,冇有人!

她能讓顧北奇從一無所有,走到現在,同樣也能讓他重新回到原點,甚至永遠不給他翻身的機會。

這幾天,顧北奇應該就已經感受到了,離開她的後果。

他那個小破公司,還真以為自己能夠翻天了?梁家一句話,就能讓他這段時間的努力,化為虛有。

古玥熙眯著雙眸,冷聲道:“去酒店。”

她為南鳶準備的禮物,當然得自己親自去驗收了,希望彆讓她失望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