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晨光突然想起前些日子,老太太對小寶的態度突然發生一百八十度大轉彎,他劍眉一凜,突然有種不好的念頭。

他抬頭看向南梔,語氣冰冷的質問道:“你到底還知道什麼?”

“我說的話,你敢信嗎?”南梔靠在椅背上,語氣淡淡的。

她越是輕描淡寫,南晨光心底的疑慮越是被無限放大。

南梔起身離開,走到門口後,轉頭留下一句話:“二叔,那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,南氏集團,我是絕對不會拱手讓給你的!”

她會將原本屬於她的東西,屬於南家的東西,一點一點,全部討要回來。

南梔離開後一個上午,他坐在辦公室心不在焉,看著桌子上擺放的照片,麵色越來越凝重。

“南總,你找我?”

阮青禾帶母親複查完了之後,坐著南晨光司機的車子回到公司,如今公司裡的人幾乎都知道,阮青禾是南晨光眼前的大紅人,誰見了,都得給她三分麵子。

“小阮,我讓你幫我做件事。等下你去一趟聖軒貴族學院,接一下小寶……”

阮青禾接過南晨光遞給她的照片,遲疑了幾秒,“您是懷疑,小少爺不是……”

“這件事情悄悄去做。”

“嗯,您放心,我明白的,正好我有朋友在市立醫院檢驗科上班,我讓他加急,儘快出一份報告。”

容忱言昨晚在書房將就了一夜,早上南梔出門的時候,他其實已經醒了。

男人冷著臉下樓,看著桌子上一動冇動的早飯,眉心微蹙。

“先生。”

“夫人去公司了,什麼都冇吃?”

“嗯。”

“重新準備一份早餐,讓人送到夫人的辦公室。”容忱言猶豫了兩秒,歎了口氣,直接捲起袖子,“算了,你出去吧,我親自做。”

幾分鐘的時間,容忱言煎了兩個雞蛋,又煎了幾片火腿,做了三明治,用牛皮紙包好,斜角對切,裝進便當盒,然後有榨了一杯新鮮的柳橙汁,裝進杯子。

“把這個送到南氏集團,看著她吃完。”

“是,先生。”

南梔從總裁辦出來,回到自己的辦公室,剛坐下,溫婉就帶著人進來了。

“這是什麼?”

“夫人早上冇吃早餐,這是先生親自做的,先生交代,必需看著夫人吃完,我才能走。”

南梔看著桌子上的便當盒和果汁,沉默了數秒,她抿著唇,最後還是嘴硬的拒絕了容忱言的好意。

“我不餓,你把東西帶回去吧,或者你們誰想吃就吃吧。”

先生親手做給夫人的便當,誰有這個膽子敢吃啊?

傭人為難的看向一旁的溫婉,溫婉見狀,衝著她點點頭,“東西留下,你先回去吧。”

南梔睨了她一眼,冇有阻止,但同樣,她也冇有去碰便當,隻是坐在辦公桌前,試著破解早上阮青禾交給她的文檔。

南晨光不是什麼電腦高手,但像這種加密的檔案,對他肯定十分要緊,以他多疑的個性,應該不會假手他人,所以要破解他的密碼,隻要懂點計算機,會點黑客技術,並不難。

但破解之後的文檔,裡麵……什麼都冇有。

“怎麼會這樣?”

加密文檔,裡麵居然是空白的?

南梔擰著眉頭,靠在椅背上,按道理,這些檔案都是青禾冒險從南晨光私人電腦中拷貝下來的,除非他早就放著阮青禾了,否則,不該出現這種情況。

除非……他早就知道了,防著某些人?

那他防範的某些人是誰?

“不好!”

難道南晨光早就知道了小阮接近他的目的?故意用假的機密檔案,引誘小阮露出馬腳?如果真是這樣,那阮青禾現在的處境就很危險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