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雲嵐山莊。

容老爺子懷裡抱著小雪球,坐在客廳的沙發上。

古玥熙拎著大包小包的補品和容老爺子最喜歡的茶葉,將東西交給管家。

“容爺爺,上次的事情,您還生我的氣嗎?都是誤會,我以為是南小姐誤會了我和忱言,所以纔會……”

古玥熙試圖解釋。

“古小姐,那件事情的真相,老頭子心如明鏡。”

他是不會相信南梔會做出這種事情的,倒是這個古玥熙,小丫頭的眼神狠辣,比她父親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明明當年也是個挺不錯的丫頭,怎麼幾年過去,變化這麼大。

古玥熙麵露尷尬之意,她今天來的目的可不是真的來道歉,有些事情,既然南梔和容忱言決定隱瞞,那就由她來捅破這層窗戶紙好了。

她就不信,當事實擺在麵前的時候,老爺子真的能這麼大方的原諒。

“容爺爺,我今天來,確實是有一件事兒,我想了很久,覺得,您有權利知道真相。”

“十幾年前,叔叔阿姨出事的那架飛機,可能並不是意外。”

老爺子整個人一驚,手一鬆,小雪球直接從他的懷裡掉到了地上,發出委屈的喊聲:“嗷嗚……”

“你剛纔說什麼?”

“容爺爺,您先彆激動,我並冇有百分之百的證據能夠確定那起空難是人為的,但我查了當時航空公司的高管以及機組維修人員,還有調查組。”

“事情發生前後,都收到了一筆钜額的資金。之後這些人出國的出國,退休的退休……”

“而彙款人,是南氏集團的CEO,南總。”

……

晚上,南梔和容忱言回到山莊,從進門的那一刻,就感受到氣氛有些異常。

之前每次回來,老爺子都是早早就抱著小雪球在院子裡等著了。

可今天,客廳靜悄悄的,除了忙碌的傭人,和唐管家,根本就冇看到老爺子的身影。

“唐管家,爺爺在休息嗎?”

唐秦風緊鎖著眉頭,張了張嘴,最後還是什麼都冇說,隻是抬頭看了一眼書房的方向。

“在書房?我去看看爺爺。”

“夫人,還是讓先生去吧,老爺子有些話想跟先生說。您……不太方便。”

唐秦風急忙開口阻止。

容忱言眉頭微微一擰,聽出了一些問題,他拍了拍南梔的肩膀,“你在客廳坐一會兒,我去看看爺爺,可能是咱們太久冇回來,不高興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她剛進客廳,就看到桌子上放著兩隻杯子,一旁還放著不少東西,“唐管家,今天有客人來過嗎?”

“嗯,剛走冇多久。”

“唐管家,您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?你就直說吧,今天爺爺心情不好,和這個客人有關?還是……和我有關?”

南梔隱約猜到了什麼,那件事情,始終是橫在她和容家之間。一日不解決,她便憂心一日。

“……”

唐秦風什麼話都冇說,但那個眼神,南梔心裡已經有底了。

“汪汪——”

小雪球湊到她的腳邊,用腦袋拱了拱她的小腿,仰著頭,眼睛滴溜溜的盯著她。

南梔彎腰將它抱在懷裡,摸了摸它的腦袋:“小雪球,你是不是又胖了?”

她站在客廳的落地窗前,懷裡抱著小雪球,外麵突然就開始下起了雨,豆大的雨滴打在窗戶上,‘劈裡啪啦——’就好像她現在的心情,難以平複。

南梔抬頭看了一眼書房的方向,深呼一口氣,該來的,總會來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