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南世家1201室。

南鳶前兩天剛剛從Y國回來,憑她一個人的力量,根本就找不到母親的行蹤,所以她偷偷給上次來青山居調查的蘇sir發了匿名信。

這天她剛換好衣服,要出門,門口傳來急促的門鈴聲。

她看了一眼貓眼,確定是顧北奇,這纔開門,隻是下一秒,古玥熙從顧北奇的身後走了出來,她一身高級定製的最新款春裝,妝發精緻,目光充滿了鄙夷。

古玥熙直接一把推開南鳶,兀自走近房間。

南鳶不敢置信的看著前段時間還對她極儘溫柔的男人,此刻正牽著另一個女人的手。

“古玥熙,這是我家,你出去,我這裡不歡迎你。”

“嗬,南鳶,非要我把話說的那麼清楚?你偷偷打電話給我的未婚夫尋求幫助的時候,怎麼不想想他是我的人,現在在我麵前裝什麼清高。”

古玥熙轉頭看向站在門口的女人,嗤笑一聲。

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”

“顧北奇,你不是說,你心裡隻有我,是她幾次三番糾纏你嗎?好,那你就證明給我看。”

古玥熙坐在沙發上,轉著她和顧北奇的訂婚戒,目光清冷。

顧北奇雙手緊緊攥著拳頭,抿著唇,猶豫了片刻後,緊閉雙眸,揚手就是一巴掌。

‘啪——’

……

顧北奇和古玥熙已經離開了,南鳶站在門口,一側的臉頰通紅,眼眶濕潤,眼底全是濃烈的不甘和恨意。

在顧北奇那一巴掌落下來的時候,她對他僅有的那一絲絲信任和依賴,也被徹底打碎了。

男人的花言巧語,果然不可信。

“嗬,顧北奇,古玥熙,今日的恥辱,來日必定數倍奉還!”

從醫院回來後,南梔整個人都不在狀態,木愣愣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電視正好在播放這兩天越城發生的一些社會新聞報道。

突然畫麵中出現一個穿西裝的男人,隻是一瞬間的畫麵,但那張臉,就像是刻在了她的腦海裡,不斷的出現回放。

“看什麼看得那麼認真?”

容忱言收到溫婉的訊息,處理好手頭的工作,就立刻趕回來了。

“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早?冇什麼,剛纔在新聞上看到一個醫生見義勇為,好像在哪裡見過他……”

“爺爺的情況,我已經問過江慕舟了,我聯絡了國外的一些相關專家,下個月,可以安排手術。南晨光那邊,我會想辦法把他弄到國外。先救人。”

他一直都知道,南梔心裡最放心不下的,就是老爺子。所以,這件事他一直都在暗中籌備,治療自然是越快越好。

“容忱言,你到底揹著我做了多少事情?爺爺的手術,南晨光在海外的勢力,還有風情島……”

很多事情,如果冇有容忱言的幫忙,就憑她自己,恐怕再給她十年,也鬥不過南晨光那隻老狐狸。

“我說過,你可以全心全意的依賴我。”

“你這樣,就不怕把我寵壞?”南梔認真的看著男人,這段時間,他為她做的,對她說的,她承認,她真的心動了。

這個男人,做的遠比說的要多的多。

“我願意寵著。”容忱言抱著她,一副情深意濃的樣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