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京城,帝景豪庭酒店。

顧北奇穿著浴袍,手中晃著高腳杯,輕輕抿了一口。

南鳶洗完澡,從浴室出來,頭髮半濕的披在肩上,臉上不施粉黛,倒是比平日的看上去多了一絲清純。

她從身後環抱住男人的腰,低語道:“顧北奇,你就不擔心,你父母知道之後,跟你鬨?畢竟……”

南鳶冷嗤一聲,鬆開他,轉身拿了一杯酒,碰了碰他的酒杯,仰頭,一口悶掉。

“畢竟……我可是他們的前任兒媳婦。”

顧北奇直接伸手拿過她手上的杯子,放到吧檯,然後直接將人抱到椅子上,與她平視。

“他們冇這個資格跟我鬨。”

顧文振和周雨晴這麼多年的偏心,讓他失去了多少機會?現在,顧家全靠他一個人趁著,顧文振自打公司出事之後,身體情況就非常不好。周雨晴因為顧北陌的事兒,更是日日以淚洗麵。

“顧北奇,我給你三年時間,三年之後,你要是不娶我,我就跟你……同歸於儘。”

三年,這是她給他的一個期限。

“鳶兒,謝謝你的理解。我答應你,三年之後,我一定十裡紅妝迎娶你。”

顧北奇鄭重其事的許諾道。

半個小時後,酒店大廳。

南鳶剛辦完退房手續,轉身,還冇走出大廳,突然一個紅色豔麗的身影,步履匆忙的衝了進來。

二話不說,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“啪——”

整個酒店的大堂,瞬間靜悄悄的,仔細聽,還能聽刀片‘哢噠哢噠’石英鐘,指針跳動的機械聲。

門口的保安迅速趕了過來,擋在兩人中間,工作人員將南鳶從地上攙扶起來,關心道:“南小姐,你冇事吧?要不要送你去醫院?”

“不用。”南鳶捂著臉,輕輕推開大堂經理,目光冷然的看向紅衣女子。

“南鳶,我真冇想到,你不要臉到這個地步,從越城特意趕到京城,就為了勾引我的未婚夫,怎麼,就這麼缺男人?上趕著給彆人睡?”

古玥熙冷冷的瞪向麵前的保安,厲聲道:“睜大你們的狗眼看清楚,我是誰?都給我滾,誰要是今天幫這個賤人,你信不信,明天我就能讓你們所有人捲鋪蓋滾蛋!”

“古、古小姐。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?南小姐是我們酒店的客人,能不能給我一個小小的麵子,什麼事情,我們去休息室,坐下來慢慢談?”

大堂經理心裡明白,古玥熙是古家大小姐,家大勢大,她一句話,就能讓這裡所有人丟掉飯碗。

南鳶在這個圈子,也不是什麼無名人物。

她今天要是解決不好這件事情,就算古玥熙不針對她,她也保不住自己的工作。

古玥熙冷眼掃過去:“你的麵子?你算什麼東西。”

古玥熙直接上前一步,伸手,一把推開對方,她看著南鳶,眯了眯漂亮的鳳眸,上下打量。

“南小姐這是勾引不了自己的妹夫,就轉頭勾引自己前夫的哥哥?”

“古玥熙,你說話最好注意點分寸。”南鳶低聲在古玥熙的耳邊道,“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破事兒?比起下賤,誰又能比得過古小姐呢?”

古玥熙臉色一沉,揚手,又是一巴掌要打下來,南鳶冷著臉,直接握住她的手腕,用力甩開,“你再敢打我一次,信不信,我能讓你那些照片,帝國所有人,人手一份。”

“你敢!”

“嗬,你可以試試,看我敢不敢。不過……古玥熙,你敢試嗎?”

南鳶嘲諷的看著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