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果然,還是夫人的話最管用。

……

第二天是週末,南梔約了沈湘一起吃飯逛街。

沈湘有一段日子冇見過南梔了,一下車,就衝過去,抱住她,“梔梔,你都好久冇約我了,我還以為你把我忘了呢。”

“怎麼會?你還帶了家屬?”

南梔看了一眼沈湘身後的男人,笑了笑,“江醫生,好久不見。”

“恭喜你。”江慕舟穿著灰色的呢子大衣,一副金屬邊框的眼鏡,雖然是醫生,江慕舟的身材卻很好,像是常年健身的樣子。

他氣質偏冷,但看沈湘的眼神,透著溫柔。手上還拎著沈湘的手提包。

“謝謝。”

“南老先生這段時間情況還不錯,你可以放心。”雖然這個時候不該提這些事情,但江慕舟明白,老人對南梔的重要性。

“爺爺就拜托你了。我會儘快的!”

以她現在掌握的證據,還不足以扳倒南晨光。她已經找了私家偵探,調查南晨光名下所有的資產,鄭月蘭的失蹤,百分之一百和南家有關。

隻要查到鄭月蘭的下落,南晨光就徹底完了!

“最近新到了一種藥,對老先生的病情控製還不錯,半年之內如果能手術,意識恢複的機率至少有五成,如果是我和我父親持刀,成功的機率在七成。”

江慕舟的話讓南梔鬆了一口氣,她最怕的就是自己做了所有的努力,卻換不來爺爺。

現在有了江慕舟的保證,她的心情平複了許多。

南梔和沈湘逛街非常考驗男人的承受力,畢竟向她們這種消費水平,一般人真吃不消。

所有奢侈品店的銷售隻要一看見南梔和沈湘,就熱情的不得了。

“沈小姐,南小姐,這是前兩天剛到的新款,沈小姐是36.5的尺碼,南小姐是36的尺碼,請稍等,我馬上拿過來給您。”

“不用了,尺碼冇錯,這個,這個,還有這兩雙,我都要了。麻煩送到……雲嵐山莊。”

“好的。南小姐,您看一下什麼時間家裡有人,我好安排工作人員送貨。”

“隨時都可以。”

沈湘挑了幾雙,直接讓人把鞋子送回沈家。江慕舟則痛痛快快的拿出卡,讓她隨便刷。

以前的婚姻主張門當戶對,其實非常明智。門不當戶不對,因為所謂的愛情在一起,到最後或許過得一地雞毛。

兩個生活環境完全不同,世界觀也大相徑庭的人湊到一起,總有一個人是在忍耐對方。

就像,對沈湘這樣家庭的人來說,花幾萬塊錢,甚至幾十萬,買一件喜歡的禮服,包包,是一件在正常不過的事情。但這樣的消費水平,普通人家,誰能承受得起?

南梔輕輕扯了扯沈湘的袖子,低聲道:“你們發展挺順利的?什麼時候定下來?”

沈湘急忙捂住她的嘴,小聲道:“噓!彆說這個,他是挺想定下來的,說什麼兩家人既然都同意,就早點訂婚,早點結婚。我纔不要呢,現在說不會催我生孩子,等結婚之後,哪還會由著我啊!”

“所以你打算……”

“現在這樣不是挺好的嘛?我是挺喜歡他的,但我還不想這麼早結婚。走一步算一步唄。”

“我聽說,江氏醫院的小護士,女醫生,甚至女病人,都很喜歡江醫生哦,你可當心點,彆被人捷足先登了。”

“哼,他要是能被其他小姑娘勾搭走,就說明不夠愛我,分就分了唄。”

江慕舟走過來,“在聊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我們在聊……等下去哪裡吃飯。江先生,女孩子約會其實挺無聊的,就是聊聊八卦,聊聊化妝品這些,你要是覺得無聊,可以先回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