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是把容家當傻子嗎?

“南梔,你彆再容先生麵前胡說八道,我是你奶奶,你說錯話了,我還不能教育你兩句?”

沈秀珍麵露異色,心裡滿是狐疑。

她的計劃,連兒子都冇說,南梔這死丫頭是怎麼知道的?

南鳶肯定不可能自己透露。沈秀珍將懷疑的目光落在南紀優的身上。

“沈老夫人!梔梔是我容忱言的妻子,我都捨不得說她一句不好,彆人更加不能!”

容忱言涼涼的掃了一眼沈秀珍。

他知道梔梔這小妮子不會真的吃虧,她是想藉著自己,讓南家人忌憚。她願意依靠自己,他當然不會讓小丫頭失望。

“容先生,你不能這麼縱容南梔,奶奶是長輩,長輩教育晚輩,這是天經地義,理所應當的,她這般驕縱……”

容忱言雙眸一眯,“你這是在教我做事兒?”

南鳶的話頓住,嚥了咽口水,有些瑟縮的往沈秀珍的身後躲了躲。

“南先生,沈老夫人,爺爺本來今天是要過來的,但他老人家晚上不是很喜歡出門,有句話讓我帶給老夫人:南梔,是他看中的孫媳婦,誰欺負她,就是和我容家過不去。”

沈秀珍的臉色沉了沉,麵露惱意。

“嗬嗬嗬,容先生,你看,本來是請你來家裡吃飯的,冇想到會惹出誤會。梔梔,你奶奶也是關心你,怕你這個脾氣在容家會犯錯吃虧,現在既然容老爺子和容先生都願意寵著你,我們自然是替你高興的。”

南晨光臉上掛著慈善的笑,心裡的思緒,百轉千回。

容家的態度會如此堅定的站在南梔這邊,這是他冇想到的。

若以後,南梔要奪權,有容家相助,他的勝算又少了三分。

南梔:“……”

南晨光這水端的倒是有水平,看似誰都不幫,其實明著暗著都在貶低她。

脾氣不好,不懂得尊老,不孝敬長輩,仗著得寵,為非作歹……

嘖嘖。

這對方要是個普通人家,亦或者她在夫家冇那麼得寵的話,恐怕這樁婚事,就要被南晨光幾句話給吹了。

“南總,你這話說的不對。梔梔是我見過最好的姑娘,她的壞脾氣,從來不會對自己人。”

南晨光尷尬的笑了笑:“南梔能找到你這樣愛她的丈夫,是她的福氣。”

“這話應該我說,能娶到梔梔,是我容忱言這輩子最大的福氣。”

容忱言看著小姑孃的鼻尖,眼裡漫出一絲笑意。

南梔撇了撇嘴:“我餓了。你冇來,二叔和奶奶都不讓開飯。”

聽到南梔說餓了,容忱言直接無視所有人,拉著她坐下。

他捏了捏南梔的手心,皺著眉頭:“是瘦了,吃不習慣?再忍幾天,回家我給你做最喜歡吃的紅燒排骨,唐管家還特意從鄉下買了幾隻雞,說是要給你補身體,現在養在後院呢。”

“噗——那爺爺的那些寶貝花兒,豈不是遭殃了?”南梔撲哧一聲笑了出來,難以想象,雲嵐山莊那樣清新雅緻的地方,居然用來養這些小東西。

“唐管家特意劃了一塊地兒,花倒是冇事兒,不過小雪團這段時間老是溜進去玩兒,弄得一身汙泥,連爺爺都嫌棄了。”

兩個人自顧自的在飯桌上聊天,這邊倒是歡聲笑語,南家其他人各個都板著臉,食不知味。

南晨光見容忱言隻字不提項鍊和股份的事情,心裡萬分焦慮。

“容先生,今天吧,除了吃飯,還有一件事兒,就是那條項鍊,還有彩禮這方麵,容老爺子是打算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