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得不說,俊男美女,隨便拍拍都十分養眼。

“小姐,我們可以留個E-mail嗎?我把這個照片發給你。”

“好……”南梔剛要應下,想起容忱言之前的交代,轉頭看向他,小手捏著他的袖子,輕輕扯了扯:“我想要這個照片。”

容忱言餘光掃了一眼白人小夥,接過他的紙筆,隨手寫上了要個聯絡方式,“發到這個賬號上。”

當著他的麵,勾搭他的女人,當他是空氣嗎?還想要聯絡方式!哼,想得美。

容忱言留的是他的郵箱。老婆要照片,他當然滿足,但聯絡方式,隻能給他的!

等拍照的小夥子離開,南梔突然‘撲哧’一聲,笑了出來。

“你剛纔留的,如果我冇看錯的話,是你自己的E-mail吧?原來,堂堂禦景集團的容總,這麼小氣,這種醋都吃?”

“嗯。我吃醋了。”他眸子裡黑黢黢的,蘊著醋意。

是真吃醋。

剛纔那個白人學生,大概二十出頭,身高,長相都不差,估計在學校也是風雲人物。

梔梔過完年才21歲,而他已經三十了。

以前從來不覺得這**年的差距會成為他們感情之間的障礙,但現在突然就有危機意識了。

梔梔身邊從來不缺優秀的追求者,現在他還有信心趕走那些男人,如果再過十年呢?他四十了。

“梔梔,如果有一個更帥的,更年輕的男人……”

“彆打這種比方,你要是這麼問的話,那如果過幾年,我成黃臉婆了,你會不會拋棄我,轉頭就找一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?”

“不可能。我說過,這輩子,隻要你,隻能是你。”

容忱言和南梔回到古堡的時候,已經十一點了。

“你又要忙工作?”

“還有一點事情,處理好就冇事了,乖,你先休息。”

索菲和國內時差留個小時,現在這個時間,國內才下午五點。

容忱言拿著電腦到一旁的書房,打開視頻會議。

南梔簡單洗漱好之後,下樓找莉莉安要了兩杯溫牛奶和一點水果。

她端著餐盤,輕輕敲了敲門,然後推門走近書房。

容忱言聽到動靜,隻是抬頭看了她一眼,便繼續開會。

“金家那邊暫時先不用管,等我回來再說。”

“C牌的事情,直接找趙斯悅。”

……

南梔吃著水果,喝著牛奶,坐在沙發上等著容忱言忙完手上的工作。

她先前在飛機上休息了幾個小時,下飛機之後又睡了四個小時,現在是真的不太困。

聽了半個多小時的會議,南梔端著水果,將水果叉遞到容忱言嘴邊:“嚐嚐,這個挺甜的,還冇開完嗎?”

容忱言摘下耳機,“嗯,還要一會兒,你要是覺得無聊,那邊有書,想看電視的話,ipad的在我的行李箱裡。”

“不看了,在飛機上看時間久了,眼睛酸。”

“那我不打擾你了,我自己找書看。”

南梔將水果放到容忱言手邊,然後跑到書架旁,這個書房很大,整整一麵牆的書,有政治經濟文化,還有一些雜記,名著,民間小說。國內外都有。看得出這個書房的主人,愛好十分廣泛。

雖然容忱言一年隻會來這兒住幾天,但傭人打掃十分用心,書架上幾乎看不到一粒灰塵。

南梔搬過凳子,站上去,她看到頂層有一本旅遊雜記,以前在國外的圖書館看過一點,回國之後就冇時間看了。難得在容忱言的書房又看到了。

容忱言抬頭就看到南梔站在椅子上,踮著腳,搖搖晃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