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您放心,我已經讓手底下的人去查商場的監控了。”

王瑤有些緊張的嚥了咽口水,容先生?她冇聽錯吧,是那個容先生?

“安排兩個女警過來。”

倪希亞被帶到一旁的更衣室後,王瑤整個人都在顫抖,她突然腳步頓住,看著容忱言和南梔,將自己的過錯推的乾乾淨淨。

“容、容先生,這個,不用搜了,在我這兒!不是我要拿的,是……是倪希亞,是她讓我幫她藏著的。”

王瑤從包裡拿出那套珠寶,又將手上的手錶摘了下來。

“夫人,東西冇有損壞。”唐宋接過手錶和珠寶,檢查了一番,說道。

“嗯,送去清洗。”彆人戴過的東西,她嫌臟。

“容先生,容先生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都怪倪希亞,她拉著我進後台直播,看到這個首飾,就……就……”

“王瑤!”倪希亞從更衣室出來,聽到這話,滿臉不可思議。

她倆現實生活是朋友,王瑤當了網紅之後,賺了不少,就拉著倪希亞也進了這個圈子。可以說,倪希亞能有現在的熱度,一半是王瑤帶她的。

所以平時王瑤說什麼,倪希亞都會聽她的。

但她冇想到,王瑤轉頭就把她給賣了!

“亞亞,亞亞,你快跟容先生承認錯誤。”她衝到倪希亞的麵前,拉著她,低聲道,“亞亞,這次就當是你幫我,我不能出事,大不了,我們到時候共同經營一個直播號,收入,我分你一半。”

王瑤在網紅圈,小有名氣,她一個月的收入,從幾萬到十幾萬不等,不管怎麼樣,肯定比倪希亞要多。

倪希亞猶豫不決,最後還是應下了。

她需要錢。

否則也不會進這個圈子了。

“是我,是我讓亞亞……”

“倪小姐,我勸你考慮清楚。偷竊罪,三萬至十萬元以上,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並處罰金,三十萬至五十萬以上,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,或者無期徒刑,並處罰金或者冇收財產。”

“這一塊手錶,市場售價在一千八百……萬。”

南梔輕飄飄的兩句話,嚇的倪希亞一句話都不敢說了。

一千八百萬?

她要是認下,這輩子就毀了!

“不……不,不是我,和我沒關係,是她,先生,夫人,是她,是王瑤,她剛纔還讓我頂罪,是她拿的。”

“倪希亞!”

王瑤直接衝上來,抓著倪希亞的頭髮就開始謾罵,“我把你帶到這個圈子,要不是我,你現在還在鎮上打工,你有現在都是因為我,你就是這麼出賣姐妹的?”

“女表子,我特麼真是瞎了眼,纔會把你當姐妹。”

保鏢衝過來將兩人分開,妝花了,頭髮亂糟糟,身上的衣服因為撕扯,幾乎遮不住重點部位,最後還是工作人員找來薄毯,才堪堪遮住裸露的部位。

“乾什麼乾什麼?當著我們的麵,你們這是想乾嘛?小王,把她們帶回去,分開取證。”

“容先生,既然東西找回來了,我們就拍照取個證,您看行嗎?”

真的是很卑微了,正常程式,應該是把這些物證帶回去的,但說實話,這幾千萬的東西,他們也不敢隨便經手,要是不下心磕了碰了……

C牌的新聞釋出會圓滿落幕。

南梔上T台的照片和視頻,一瞬間火爆整個圈子。

要不是容忱言有意壓著,此刻,南梔估計電話都要被采訪的記者媒體給打爆了。

回到家,南梔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,閉目養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