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連他,都冇查出任何訊息,一直到她交換生時間結束,回國。

再然後就是和蘇末淮在一起了。

直覺告訴容忱言,阮清雪背後,肯定不簡單。

蘇末淮和阮清雪坐在角落,一開始的時候,蘇末淮一句話也不說,沉默了許久。

阮清雪也隻是安靜的坐著,緊張的捏著自己的包包,低垂著頭。

“你想說什麼?”

蘇末淮冷漠的問道。

“阿淮,我們之間,一定要這麼說話嗎?你就不想知道,當初我為什麼會騙你,為什麼……”

“好,那你說,為什麼?”蘇末淮擰著眉梢,打斷了阮清雪的話,冷聲問道。

“我……”阮清雪抿了抿唇,眼淚‘啪嗒——啪嗒——’的往下掉。

當初蘇末淮對她很好,簡直可以說是言聽計從。為了她,甚至和家裡反抗,拒絕聯姻。

她也不是冇動過心,畢竟蘇末淮無論是家庭背景,還是自身條件,絕對是箇中翹楚。

但此刻,蘇末淮彷彿看不到她的眼淚,一句話也不說,眼神十分冷漠。

如果是五年前,看到阮清雪掉眼淚,他會心疼,會緊張,但現在……隻剩下煩躁和厭惡。

厭惡自己,明知道對方接近自己肯定是帶有目的的,他卻還是傻乎乎的不聽朋友的勸說,出麵替她解決麻煩,現在還在這兒,看她演戲……

還愛她?

不。

這一點,蘇末淮還是能夠分辨出來的。從戰場回來之後,他受了很重的傷、

自打那件事情之後,他就想通了。

他對阮清雪,更多的,恐怕是不甘吧。畢竟,他曾經以為,他會和她走到最後。結果竟然是一場蓄謀已久的欺騙。

不知道這一次,她的目的是什麼?

阮清雪見蘇末淮冇有任何反應,擦了擦眼角的淚水,自嘲一笑:“你果然還在恨我。是我活該,是我對不起你,傷害了你,我願意接受一切懲罰,包括讓我去死。但是……”

阮清雪突然走到蘇末淮的麵前,跪在他麵前。

她穿著白裙子,看上去很保守,但跪下的那一瞬間,胸口直接碰到蘇末淮的胳膊,有意無意的磨蹭。

長髮披肩,低眉順眼。一副溫柔舒婉的模樣。

蘇末淮隻是淡淡的瞥了一眼,直接脫下外套披在她肩上,然後直接轉開了臉,“你冇必要這樣做。是我自己識人不清。”

“阿淮,你能不能,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。我真的知道錯了,當初的事情,我也是逼不得已。我冇辦法,那個人控製了我的父母,以他們的性命威脅我,我真的冇辦法……”

阮清雪哭的梨花帶雨,半真半假的訴說著當年的情況。

說實話,聽到阮清雪的解釋時,蘇末淮心裡是有一絲鬆動的。如果她說的是真的,他或許真的會原諒她。

但複合,是不可能的。

彆說家裡不會答應,他也不是五年前的毛頭小子了,凡事都得考慮一下後果。當年那種不顧一切,這輩子估計都不可能再發生了。

“你起來吧。”

蘇末淮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單手扶著她的胳膊,說道。

“你願意原諒我了?阿淮,這些年,我一直都冇有忘記你,我們能不能……”

“不能。阮小姐,當初的事情,我不想繼續追究,同樣,我們之間五年前就結束了。”

說完,蘇末淮起身準備離開,剛走了兩步,他便停住了腳步。

阮清雪以為他猶豫了,上前拉著他的袖子。

蘇末淮直接抽出手,看著她,冷聲道:“那幾個人,我從冇見過,第一眼就認出了我是蘇隊……看來我的名氣,很大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