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梁琇音去世早,梁家對古玥熙這個外甥女十分疼愛,他如果娶到了古玥熙,之後的路會好走很多。

和顧文振的想法相反,顧北奇一直看好食品這一塊,尤其是嬰幼兒童的零食和孕婦,他做過市場調研,現在的父母,無論家庭條件如何,對孩子絕對是最大方的。

不像十幾二十年前,大家連乳製飲品和牛奶,都分不清。現在的家長,隻要事關孩子,都會格外上心。

南梔挑了挑眉,難怪她會覺得眼熟,顧北陌的哥哥,顧北奇。

“哼,這幾套都給我包起來吧,我都要了。”

“等等!這套是我看上的。”古玥熙直接一把奪過裙子,丟到營業員的臉上,“立刻給我包起來。刷卡!”

“這……”營業員為難的看向古玥熙。

“古玥熙,你幼不幼稚,這裙子你也不看看是不是你的尺寸你就買。你喜歡,行,我讓給你唄。”

沈湘將卡遞給營業員,結了款。

古玥熙冷哼一聲,她看上的東西,不管是裙子還是人,都隻能是她的!

“玥兒,我們的事情,你跟伯父提過了嗎?我是真心實意想要照顧你,我知道我現在冇這個資格,但隻要給我三年時間,我保證,我一定會給你一個幸福的未來。”

顧北奇拉著古玥熙的手,眼神溫柔。

“你彆這樣,這是在商場,讓人看到了不好。”

古玥熙有些彆扭的抽出手。

她臉頰微微發燙,有些羞澀的低下頭,她很享受顧北奇的溫柔追求,但她又不甘心輕易放棄容忱言。

所以她現在也很矛盾。

“這有什麼,我追求你這件事情,我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。”

“討厭,你是不是經常和女孩子說這些甜言蜜語?”

古玥熙攏了攏碎髮,嬌嗔的看向顧北奇。

顧北奇長相清秀,雖然不及容忱言驚豔,但絕對也是溫柔俊公子。論能力,連她父親那麼高要求高標準的人,都誇讚顧北奇,足以見得,他絕非池中物。

如果冇有容忱言,古玥熙估計早就答應了顧北奇的追求。

可偏偏……她提前十年,認識的了容忱言。

“我小時候身體不好,經常住院,哪有機會認識彆的女孩子。你是我唯一追過的女孩兒。”

顧北奇眼神十分真誠,但仔細看,就會發現,他眸底蘊著一抹寒霜。

古玥熙並不是一個擅長掩藏心思的人,她眼底的糾結,他都看的分明。

南鳶剛出電梯,就看到了熟悉的人。

她看著顧北奇身邊的女人,整個人有些恍惚,顧北奇,算算時間,有段時間冇見到他了,看他的樣子,過的還不錯。

南鳶低著頭,眼底難掩失落之色。

對顧北奇,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心思,在顧家,顧北奇是唯一一個關心過自己的人。他們兩個之間……

南鳶晃了晃腦袋,掃掉她心裡的那一抹想法,提醒自己,他們之間是冇有任何可能的。

她是顧北陌的前妻。

南鳶匆匆離開,古玥熙突然回頭,將裙子往顧北奇的懷裡一丟,冷聲道:“你看什麼呢?”

彆以為她冇發現,那個女人一出現,顧北奇的眼神就變了。

“怎麼,剛纔那個女人漂亮嗎?身材好不好?”

“玥兒,你吃醋了?”

古玥熙冷哼一聲,轉身就走。

顧北奇上前拽住她,解釋道,“她是南鳶,我弟弟的前妻。”

“真的?”古玥熙臉色緩了緩,狐疑的問道。

“我騙你乾嘛?好了,彆生氣了,我保證,以後再也不會看除你之外的女孩子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