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梔梔。”

南梔那邊聲音很嘈雜,似乎正在車間討論技術上的一些問題,交代了幾句後,南梔拿著手機走到一旁,壓低聲音:“怎麼這個表情?”

“盛止把我的蘋果吃了……”

“艸!容忱言,你特麼要不要臉?老子咬了你一口蘋果,你居然還要跟媳婦告狀?”

盛止衝過來,湊到視頻前,衝著南梔吐槽道:“嫂子,你瞅瞅他這小氣樣兒,下次能不能送一箱水果給我,饞死他!”

“好啊,改天送你一車水果。”

容忱言直接一腳踹飛盛止,對著視頻柔聲道:“不用搭理他,明天他就要出國了,至少三個月內,不會回來了。”

“三個月?容忱言,你這是壓榨勞動力,不行,嫂子,你要幫我啊,我大好的青春,全浪費在這混蛋的實驗室了。”

南梔輕笑一聲,說道:“盛少爺,阿言的實驗室,就拜托你了!大不了,等你回國,讓我阿言給你介紹幾個女朋友。”

“……”

盛止默默翻個白眼,這兩夫妻還真是一個比一個損。

數日後。

顧氏那邊如今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

顧北陌剛剛被判了8年有期徒刑,周雨晴在法庭上,當場就暈了過去,一下就病倒了。

顧文振一邊又要忙著公司的事情,一邊還要照顧實驗室。結果,實驗室那邊又出岔子了。

幾家媒體陸續報道,說顧氏實驗室研發出來的晶片,是盜竊國外一家實驗室的。

如今對方已經拿出了證據,證實顧文振手上的晶片是他們幾年前的淘汰品。

顧文振差點氣的當場吐血。

他花了那麼多人力物力,資源。結果居然還是中了容忱言的圈套。

白白給彆人打了廣告,做了嫁衣。

盛止出國第一件事,便是召開新聞釋出會,然後直接向法院起訴了顧氏企業,索賠5億。

“砰——”顧文振狠狠將手機砸在地上,臉色陰沉。

“顧總,現在怎麼辦?對方提供的證據很齊全,甚至還有監控……”

“立刻把陳助理開除,給他一筆錢,讓他認罪。”

“顧總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還需要我教你嗎?怎麼,你也想進去嚐嚐坐牢的味道?”

“不不不,我明白了,您放心,陳助理父母身體都不好,每年光是醫藥費就是不小的數字,隻要錢給足了,他絕對不敢背叛咱們。”

顧氏無人駕駛技術實驗室,暫停一切工作。

古嚴鈞和金盛曄得到訊息後,也坐不住了。

雖然一開始金盛曄就打電話過來要求顧文振還錢,但那不過是氣頭上的話,投資了幾個億,誰不想賺一筆?如今,賠了本金不說,還有可能涉及到技術盜竊,產權侵犯……

不過幾天時間,顧氏的股票已經跌了5個百分點,損失數千萬。再加上實驗室的損失……顧文振如今真的一窮二白了……

甚至連金家和古家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牽連。

“顧總,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?這個項目現在還能繼續嗎?”

古嚴鈞皺著眉,他不是虧不起這兩三個億的資金,如今他唯一的女兒精神狀態不佳,顧北奇天天守著,情緒倒是好了不少,他挺欣賞顧北奇這孩子的,但如果顧家倒了,他絕對不會將女兒嫁進來!

“哎,老古啊,我是什麼樣的人,你還不知道嗎?我也是被人給騙了啊……誰知道實驗室居然會出這樣的事兒。”

顧文振看著視頻中的古嚴鈞,深深歎了口氣。

“當初那人找上我,說是他多年研究的成果,我當時急著轉型,便冇有多做調查,誰知道後麵會出這麼大的亂子……這件事情,是我對不起你和金總,你放心,等我喘過這口氣,欠你們的資金,我一分都不會少給你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