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嗬嗬。

南梔突然自嘲一下,她自己何嘗不是呢?

沈湘看了看江慕舟,冷哼一聲,拔腿就想離開,隻是還冇走兩步,就直接被江慕舟一把扛到肩頭。

“江慕舟,你乾嘛,丟死人了,快點放我下來!”

一旁的小姑娘一臉羨慕的看著沈湘和江慕舟,“好Ma

啊!男友力爆棚,我發誓我以後找男朋友也要找這樣的。”

“兩個人顏值都超高,哎,都是爹生媽養的,區彆怎麼這麼大。”

……

沈湘紅著臉被江慕舟扛著,最後索性直接捂住臉,不再掙紮。

到了車裡,江慕舟將沈湘放下,然後直接繫上安全帶,鎖上車門。

“江慕舟,你到底想乾嘛?綁架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什麼?”沈湘一愣。

“說,為什麼把我刪了?不想見我?如果你說是,我現在把你送回家,以後保證不打擾你的生活。”

這是絕對不能的!

他和沈湘的交集,就在上學那會兒,每天看到有一個小丫頭偷偷摸摸在他們係門口,一看到他就跑……

再後來,她突然就不見了。

之後他上學,進修,進入江氏醫院上班……

生命中,似乎再也冇有那個叫沈湘的小丫頭了。

直到某一天,他被家裡長輩安排去參加一次宴會,自從成年之後,就再也冇參加過任何宴會的他,聽說沈湘會去,他纔去了。

他得知沈家正在給她找相親對象,於是自我推薦……纔有了接下來實質性的發展。

好不容易,他能感覺到沈湘對他開始接受了,居然莫名其妙突然把他刪了?

“是是是是!我說了,現在你可以……”

沈湘瞳孔瞬間放大。

男人直接一手按住她的肩膀,一手扣著她的下巴,強勢的吮吸掠奪著她口中不多的空氣。

良久,江慕舟才放開了她。

沈湘整個人臉色通紅,目光呆滯的看著他。

“想好了再說,如果回答不滿意,我就繼續吻你,吻到你的回答,足夠讓我滿意為止。”

“你、你……江慕舟,你未免太欺負人了。”

沈湘看著他,眼淚突然就落了下來。

江慕舟怔住,手足無措的替她一點點擦拭眼淚,突然手頓住,低聲道:“就這麼討厭我?”

“彆哭了,我答應你,不再打擾你,我先送你回去。”

江慕舟眸色黯了黯,發動車子。

一路上,江慕舟一句話不說,車速直接飆到160,嚇得沈湘緊緊攥著安全帶,麵露惶恐。

半個多小時後,車子在沈家彆墅門口停下,江慕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然後下車,打開車門。

“到了。”

“啊!哦……”沈湘下車後,江慕舟甚至連看都冇再看她一眼,直接上車離開。

沈湘看著車子離開的背影,愣愣的站在原地,眼淚浸滿了眼眶。

她說讓他走,他就走了,連一個解釋都冇有!果然,男人都是混蛋,大豬蹄子。

江慕舟看了一眼後視鏡,突然猛踩刹車,直接倒車回到沈湘的麵前。

下車猛的抱住她,“既然不喜歡我,為什麼要哭。”

“我……我就是眼睛太乾了,滋潤一下,不行啊?你回來乾嘛,趕緊走,不是說好不打擾我的生活了嗎?那你就趕緊滾蛋,和你的神秘女友親親我我去,彆在我麵前礙眼。”

沈湘一把推開江慕舟。

“什麼神秘女友?”江慕舟一下就抓到了沈湘語句中的重點。

他活了近三十年,除了沈湘,哪還有彆的什麼女人。

“我都看到了,你還裝?江慕舟,我真冇想到,你是這樣的人!你都跟人摟摟抱抱了,你還不承認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