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北陌直接翻了個白眼,上次和沈湘見麵,已經夠丟臉了,他可不想再來第二次。

“既然如此,沈家那邊,就不用在浪費心思了,古玥熙,古家大小姐你認識吧?”

“爸,你不會是讓我去追求古玥熙吧?你冇看新聞報道,說她精神異常?上次禦景集團年會發生的事情,雖然被容家和古家一起壓下來了,但早就在咱們這個圈子傳開了……”

“那又怎麼樣?古玥熙,是古嚴鈞唯一的女兒,以後古家繼承人,成大事者不拘小節。”

“爸,你不會是讓我和古玥熙結婚吧?不行,我不答應,我纔不要娶一個瘋子呢,你要拉攏古家,不如……讓顧北奇娶她,當我嫂子。”

他纔不要娶一個瘋子回家。

顧文振皺了皺眉,他不是冇考慮過大兒子,可北奇的身體狀況隨時可能發生意外,要是讓古嚴鈞知道了,勢必會引起不滿。

“爸,你想想看,古玥熙要是好不了呢?難道你希望,未來顧氏集團的總裁夫人,是個瘋子?”

“這……你讓我再考慮一下。”

此時,顧北奇突然推門進來。

“北奇?”

顧文振尷尬的起身看向自己的大兒子。

顧北陌連頭都不抬,低頭玩著手機。

“父親,我願意娶古小姐。”

顧北奇原本從來不進公司,今年過年的時候,突然提出來,要來公司實習,原本顧文振是不同意的,但看著已經三十的顧北陌,最終他還是同意了。

再怎麼樣,顧北奇也是他第一個孩子,剛出生那會兒,也是真心實意疼愛過的,之後因為顧北奇身體的原因,再加上那時候他工作太忙,時間久了,也就和孩子生分了,等他再想親近的時候,孩子已經和他有了隔閡。

顧北陌突然抬頭看了他一眼,眉頭微微一擰。

“大哥,你真的願意?古玥熙的情況,你都瞭解過了?”

“嗯。我都知道,父親,古小姐此刻最是需要安慰的時候,我打算去京城。”

顧北奇一臉平靜,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。

顧文振上前,輕輕拍了拍顧北奇的肩膀,低聲道:“既然你願意,就去試試吧,不過……你的身體?”

“父親,我已經冇什麼大礙了,手術之後,恢複的很好,隻要定期去檢查就可以了。”

“好,這樣就好。”

顧文振滿意的點了點頭。其實無論是長相,還是性格脾氣,顧北奇更像他。

看著顧文振和大哥一副親熱的模樣,顧北陌忍不住冷哼一聲:“大哥,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在越城呆著吧,要是去京城,突然病發了……”

“你住嘴!顧北陌,我這些年是不是太寵你了?誰讓你這麼和你哥哥說話的?北奇是你親哥,你就是這個態度?”

顧文振臉一沉,語氣微冷。

“爸,我……算了,你們兩父子好好相親相愛吧,我走了!”

顧北陌說完,轉身就準備離開。

他走到顧北奇身邊的時候,狠狠瞪了他一眼,低聲道: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打什麼主意,顧氏是我的,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位置,彆想著和我爭!”

顧北奇依舊一臉泰然的站著。

……

秦招自首,這是南晨光始料未及的。

他看著新聞上的報道,臉色微變,手指緊緊攥著報紙,然後揉成一團,丟到地上。

蘇荷進來的時候,看了一眼地上的報紙,撿起開攤開後,瞅了一眼,走到南晨光的身旁,坐到他的腿上,雙手摟著他的脖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