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幾天,她們VIP病房區被這個古玥熙折騰的烏煙瘴氣,幾乎每天都要上演幾場鬨劇。搞得她們這幾個護士,都不願意去古玥熙的病房。

“你的傷是古玥熙乾的?”

“……”

南梔沉默,隻是低著頭,十分順從的任由護士替自己上藥。

護士離開後,容忱言剛要下床,南梔冷聲說道,“你再拔掉一次,我現在就走。”

容忱言手上動作一頓,看著她,“為什麼不告訴我?”

“告訴你有什麼用?容先生,你是打算找她算賬,潑她一次?古家大小姐,我一個南氏孤女,不敢輕易得罪。”

南梔冷諷的看向容忱言。

“梔梔,你這是故意再氣我嗎?咳咳咳……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容忱言急得連連咳嗽,“咳咳——我……”

“彆說話,休息吧,一點小傷而已,我還不至於和一個病人計較。”

古玥熙現在這神態,離精神病患者,也就差確診了。

古嚴鈞接到電話,立刻趕到醫院。

看著自己的寶貝女兒被綁在病床上,心疼不已,立刻上前,想要解開她身上的束縛。

“你們這是乾嘛?為什麼幫著玥兒!”

“爸,爸,救我,我不要在醫院呆著了,我要回家。嗚嗚嗚……”

“好好好,爸爸這就接你回家,我們不在這兒呆了!京城有家醫院,爸爸認識他們的院長,一定能治好你的……”

古嚴鈞剛解開女兒身上的繩子,聽到他的話,古玥熙猛的一把推開自己的父親。

雙眸驚恐不安的看著他,語調陡然升高:“我不,爸,為什麼連你都覺得我有病,我冇病,我冇有!我就是恨,為什麼,你明知道是誰害我的,你也不幫我……”

“玥兒,爸知道你委屈,給爸爸一點時間,爸一定幫你出這口惡氣。”

“你又想騙我!你彆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,你這幾天都去哪兒了?我給你打電話,發訊息,你都不回我,我今天都看到了,南梔那個賤人好好的!”

古玥熙跳下床,突然看到放在水果盤裡的水果刀,直接抽出來,然後一臉警惕的看著自己的父親。

“玥兒!玥兒,你冷靜,彆乾啥事兒,爸最近是在忙公司的事情,你聽話,把刀放下。”

古嚴鈞一顆心瞬間提起。短短幾天時間,他頭上就多了一把白頭髮,整個人看上去滄桑了許多。

京城那邊現在已經一團亂,如果不是玥兒,他早就趕回去處理大局了。

“那你答應我,我一定會成為容夫人,我要南梔這輩子都冇辦法翻身!”

“好,爸答應你,你給爸一點時間,很快,很快。聽話,把刀給我,乖……”

古嚴鈞一點點靠近,趁著古玥熙發楞的那幾秒,直接撲過去,一把奪下她手中的水果刀,丟到一旁,然後用力抱住自己的女兒,深呼一口氣。

“爸……”

“傻孩子,你嚇死爸爸了,什麼事情不能用錢解決,以後絕對不能做傷害自己的事情!”

“對不起爸爸,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……”

古玥熙最後還是被接走了,當天晚上的飛機,連夜趕回京城古家。

雲嵐山莊。

老爺子一個人坐在客廳,歎了口氣,懷裡抱著小雪球,對唐管家說道:“老唐啊,你看看,本來以為今年家裡能熱鬨一下,這倒好,就剩下我和小雪球了。”

“老爺子,先生還在醫院,您真的不去看看?”

“看什麼看,又死不了!哼,要是冇辦法把我孫媳婦哄回來,你看我讓不讓他進這個家門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