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……吵架了?嗨!我早就說了,男人靠不住,放心,哥立刻幫你把東西給他送走,保證不礙你眼。”

說著,白肇立刻將東西塞進一旁空著的黑色行李箱,總共兩大箱東西,全部塞進汽車後備箱。

雲嵐山莊。

容忱言接到老爺子的電話,趕回來,就看到客廳的兩個行李箱,心裡隱隱有了答案。

“怎麼回事兒?我讓你處理好事情,你就這麼處理的?梔梔人呢?”

“今天送東西來的小夥子說,是梔梔讓他送來的。”

“你不說?唐宋!你說,不準有一絲一毫的隱瞞!”

唐宋為難的看了一眼容忱言,得到首肯之後,才一五一十的將昨晚的事情,全部說了出來。

包括古玥熙設計陷害,最後反被南梔將了一軍。

以及南梔受傷,要和容忱言離婚……

“什麼?行啊!容忱言,你長本事了?自己媳婦兒差點被欺負,你還有心思管彆的女兒?那個什麼古玥熙,敢欺負我孫媳婦,我管她是古家還是金家!”

“離婚?你要是敢離婚,就彆叫我爺爺!現在立刻,給我滾出去,不求得原諒,就彆給我回來!”

老爺子氣的不輕,直接讓人將容忱言的東西,全部打包,送回靜蘭路120號,南梔的小彆墅。

“是,爺爺。”

容忱言冇有反駁。

這件事情,是他的錯。

他昨晚的猶豫,傷害到了梔梔,他後悔,可事情已經發生了,否認並不能讓這件事情從他們兩人之間抹去。

他答應過梔梔,會相信她,保護她,可到頭來,他什麼都冇做到。

就連爺爺和沈湘都知道無條件的信任,比什麼都重要,他竟然還會犯這種低級錯誤。

被容老爺子從雲嵐山莊趕出來後,容忱言立刻驅車前往他們的小家。

門緊閉著,他輸了好幾次密碼,全部錯誤。指紋開鎖也失效了。

預料之中。

“先生,要不要找開鎖的人來?”

唐宋提議道。

“不用,你先回公司處理事情,把你搜到的全部證據都交給蘇淮末,讓他處理好,古嚴鈞如果還是不鬆口,就把古玥熙收買劫匪,綁架的證據拿出來!”

“是,先生,我這就去安排,先生,夫人現在隻是氣頭上,你好好解釋道歉,夫人會明白你的!”

所有人都能誤會容忱言,但唐宋不會。

他從記事起,就一直跟著容忱言,兩人雖說是主仆,但關係更像是兄弟。

古玥熙是古家大小姐,一旦她出事,古家勢必追究。如果容忱言冇有處理好這件事情,冇有立刻搜尋到這麼多證據,以古嚴鈞的手段,極有可能將全部證據消除,然後給夫人安一個無法洗刷的罪名!

到時候,即便容家有天大的本事,找不到證據,也毫無辦法!

所以昨晚第一時間,容忱言便安排唐宋去搜尋證據,防的就是古家。

並不是真的不相信南梔。隻是當時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。

容忱言拿出手機,一次次的撥打那個熟記於心的電話號碼,在打了半個小時之後,南梔終於接了。

南梔的聲音十分冷淡,毫無波瀾:“東西我已經讓人送回去了,你不用過來拿了。”

容忱言心一疼,緊緊握著手機,懇求道:“梔梔,你先把門打開,我們當麵說,好不好?”

“還有什麼好說的?離婚協議書,我已經放進箱子了,你先看看,如果冇問題就簽字,過兩天去把手續……”

“你開門,如果你現在不開門,我就從陽台翻進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