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一早,南梔醒來的時候,男人已經穿戴整齊。

“南小姐,外麵的記者,是你找來的?”

男人的語氣十分淡定,彷彿已經猜到了她接下來要做什麼。

“準備好了?要是你不願意,現在後悔還來得及,我不會為難你。”

以她的身份,這樣被曝光,以後這個男人如果還想從事這個行業,恐怕是不太可能了,所以她纔會開出兩千萬的高價。

男人低頭笑了笑,“兩千萬,我這輩子都不可能賺到這麼多錢,為什麼要後悔?”

門打開的一瞬間,十幾個攝像頭對著南梔和身邊的男人一頓猛拍,男人一手攔著她的腰,一手擋在她的額前,將所有的惡意攔住。

南梔微微側首看了一眼男人,唇角不經意的一勾。

很快,南氏集團大小姐南梔,出軌瀾庭男侍,一夜纏綿。

各種花邊新聞隨之而來。

車上,南梔伸出手,“手機。”

拿過男人的手機,南梔愣了愣,“看來你們這一行,確實挺賺的,如果這一年,你表現的好,事成之後,我不介意再給你一筆贍養費。”

男人從穿著打扮,都是高檔貨,手機也是國內還冇上市的,看樣子,在她之前的富婆,對他相當不錯啊。

輸入一串號碼之後,南梔的手機響了響。

“這是我的號碼,如果有需要,我隨時會聯絡你,還有,收拾一下你的行李,明天早上,到靜蘭路120號。這是鑰匙。”

南梔直接將鑰匙和手機丟給男人,想了想,又問了一句,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從昨晚到現在,她還冇來得及問男人叫什麼……

南梔愣住,她是不是太隨便了?連這個男人的底細都冇查,就打算和他契約結婚?

難怪昨晚沈湘的臉色那麼驚詫。

“容忱言。”

南梔聽著這個名字,覺得有些耳熟,但看看容忱言的模樣,她確定自己認識的人裡麵冇有長得這麼……漂亮的男人。女人都冇他長得好看。

“南梔,以後多多指教。對了,領證的事情,就下週一吧。”

兩人分開之後,不到三分鐘。

一輛勞斯萊斯,兩輛黑色邁巴赫,停在男人麵前。

從車上下來數名穿西裝的男人。

“容先生。”

車門一開,容忱言已經抬腿坐了進去。

一個小時後,出現在越城東郊的雲嵐山莊。

容家曆代居住在雲嵐山莊,早些年,容忱言在海外發展,鮮少回國,但其他容家人全都住在這個雲嵐山莊。

“容先生好!”

容忱言的車一到山莊門口,數十名傭人保安齊齊站在兩側,恭敬的低著頭。

“少爺回來了。”

為首的老人是唐宋的父親,也是容家的管家,唐秦風。

“嗯,爺爺醒了嗎?”

“老爺在書房等您。”

容忱言抬頭看了一眼二樓書房的窗戶,大步朝裡走去。

書房。

“怎麼突然回國了?”

“爺爺不想要孫媳婦了?”

容家嫡係,就隻剩下老爺子和容忱言,容忱言又是自小被老爺子撫養長大,兩人的關係十分的好。

隻可惜,容忱言已經快三十了,至今冇一個女朋友,老爺子為此可謂是操碎了心。

一聽說和孫媳婦有關,容老爺子渾濁的雙眸頓時露出精光,狐疑的打量著自己的孫子,道:“誰家的女兒這麼冇眼光,看上你了?”

自己的孫子,要樣貌有樣貌,要身材有身材,家庭背景,工作能力那更是一流,但……一想到那些被自家孫子氣跑的世家千金,老爺子覺得,這輩子容忱言要是能找到一個媳婦,隻要是個女的,他都能接受。

他就擔心,容忱言和外界傳的那樣,不近女色,喜歡男人!

“嗯,確實有眼光,而且,你孫媳婦花了兩千萬,要養我,所以……近段時間,我就不回山莊陪爺爺了。”

“噗——”老爺子一口熱茶,直接噴了一地。

兩千萬,養他容家繼承人?

有趣!有趣!這小女娃娃,他喜歡,霸氣。

“誰家的女娃娃這麼有膽識?”容老爺子好奇的問道。

隨手能拿出兩千萬,家境應該不會很差,越城,這樣的女娃娃,他倒是知道幾個,隻是不知道哪個會落入自家孫子的眼。

“南家。”

“南家?南晨光?”

老爺子蹙了蹙眉,有些不大滿意,南晨光的兩個女兒,一個倒是溫婉大方,另一個小家碧玉,但聽說小女兒是私生女。

這南家也是夠亂的,南晨光連妻子和外室都搞不定,肯定家宅不寧,但……看了一眼容忱言,老爺子心裡默默歎了口氣。

得了,知道是個女的就成,反正南晨光也不敢到容家造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