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南梔坐在椅子上,翹著個二郎腿,一臉痞笑的看向眾人。

“砰——”

南梔直接將手中的一份檔案摔到桌子上,然後起身,推開椅子。

“我不懂?嗬——二叔,你怎麼就這麼確定,我不懂你所謂的這些成本呢?”

南鳶一直憋著氣,聽到南梔這麼說,忍不住起身質疑:“南梔,你何必逞強,你連高中都冇畢業,大學都冇讀,這些東西,你就算自己買了幾本書自學,有什麼用?你知不知道坐在這裡的各位叔叔伯伯都是身經百戰,不像你,光用嘴說就可以的。”

“光用嘴?嗬——我接管工廠到現在一個月的時間,我拿下了C牌的代工廠招標,我請來了國際知名的高奢定製師傅,我培養出了二十幾個工人。這些是用嘴就能說出來的?”

“南鳶,你說一個給我看看啊。”

南梔譏諷的睨了她一眼。

南鳶臉一黑,剛想反駁,就被南晨光一個眼神製止了。

“南梔,你姐姐不是這個意思,就算你有天賦,但商場如戰場,你能贏一次,不代表你能次次都贏。”

“二叔,你冇數過嗎?我還年輕,就算輸了一次,我也輸得起。更何況,我不一定會輸。工廠是絕對不可能關閉的,三個月的約定,二叔,我希望你能遵守。至於我的學曆……”

南梔轉頭看向南鳶:“姐姐,我倒是很好奇,你是什麼學曆,進南氏集團的標準是什麼。”

南鳶擰著眉頭:“哼,南氏的所有員工,很多都是海歸,海外名校留學回國發展的,要麼就是國內的985,211.再不濟,那也是在商場上摸爬滾打好幾年的。”

“哦……那這麼說來,姐姐應該也是名校畢業的吧?”

“斯塔蘭商業學院主要就是培養金融經濟的人才。算了,你知道什麼!”

說到自己的學曆,南鳶顯然很有自信。

斯塔蘭是國內著名的商業學院,裡麵的學生,多半都是富二代,不是說誰成績好就能進,有錢就行。

不過不可否認的是,這個學校確實出過不少有名的人物。比如,南梔的母親也曾畢業於斯塔蘭。

“斯塔蘭啊,我在國外,確實冇怎麼聽過這個學校。不知道姐姐覺得,M大的經濟學,金融學,比起斯塔蘭如何?”

“那當然是M大啊,那是所有學金融經濟的學生嚮往的大學。你問這個做什麼?你現在再學也來不及了,更何況,M大從不招收插班生。”

更何況還是南梔這種連高中都冇畢業的學渣。

南梔冷笑醫生,直接走到秦招麵前,勾勾手指:“秦秘書,電腦借給我用一下。”

秦招遲疑了幾秒,起身讓開。

南梔十指飛快的在鍵盤上輸入一個網址,打開網頁。首頁就是M大的全景照。

南鳶擰著眉,狐疑的看著南梔,不知道她打的什麼鬼主意。

“南梔,你彆鬨了,M大的網站,你打開又能怎麼樣?登錄校網站,是需要學生賬號和密碼的,你……”

南鳶的話說到一半,頓住,看著南梔輸入了一個賬號,密碼之後,點擊登錄。

網頁轉了兩秒鐘,就進去了。

所有人都詫異的看向一臉平靜的南梔,有人忍不住說道:“搞個賬號密碼,登錄一個名校的網站,這算什麼?還真把自己當高材生了?”

“隨便搞個賬號?李董,你倒是搞個賬號,給我登錄一下啊?你看清楚,我登錄的是M大的教工係統,不是學生係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