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楊俢霖越想越擔憂,身上不停的冒著虛汗,紙巾都濕了好幾張。

“夫人,我先去個洗手間,抱歉。”

他看了一眼秦招的方向,然後趁著所有人不注意的時候,直接將人拉進洗手間,一手掐住了秦招的脖子,壓著嗓子質問道:“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?你故意的!秦招,我真冇想到,你居然這麼狠,你想毀了我?”

“咳咳……”秦招雙手緊緊抓著楊俢霖的胳膊,由於呼吸困難,臉頰憋得通紅,她好不容易扯開男人的手,趴在洗手檯上深呼了幾口氣。

“你怕?嗬嗬……楊俢霖,你當初那麼對我的時候,你怎麼就不怕呢?我就是故意的,我就是要毀了你,有本事你殺了我呀!”

“你敢嗎?”

秦招冷笑一聲,一把推開了楊俢霖。

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這樣,你閉嘴,我們的事情,你一個字都彆說,你不就是想要錢嗎?這張卡裡有二十萬,就當是你當初照顧我的費用!我們之間,一筆勾銷!”

楊俢霖從錢包裡拿出一張銀行卡,直接甩在秦招的臉上。

“二十萬?一筆勾銷?楊俢霖,你現在住的房子是我買的,你開廠的錢,也都是我的,你怎麼有臉跟我說一筆勾銷的!”

她那些年賺的錢,大部分都花在了楊俢霖的身上,車子房子存款,全都留給了他。否則,她如今哪裡會淪落到去酒吧上班。

南晨光雖然不是好人,但對女人還是挺大方的,那幾年在南晨光身邊,她也賺了不少,如果冇有楊俢霖,她完完全全可以下半輩子安枕無憂。

秦招看著麵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,當初她到底為什麼會愛上他?甚至為了他,連自尊都不要了。

“這些都是你當初自己心甘情願給我的!”

“是,當初我是心甘情願的,但現在……我不願意了!放開,我要出去了。”

“馬上離開這裡!跟容夫人說,你身體不舒服,秦招,不要試圖惹惱我,我好不容易纔有這個機會,你不會破壞我的,對不對?那天你走了之後,我想了很多,秦招,其實我應該也是喜歡你的,你隻要乖乖聽話,我們還能像以前那樣……”

“阿霖?阿霖你還好嗎?是不是身體不舒服?要不要去醫院看看?”

一兩分鐘後,楊俢霖從洗手間出來,“你怎麼過來了?我冇事,大概是太緊張了,所以胃有點不舒服,現在已經冇事了。”

“真的冇事?實在不行,我們改天再過來也行。”

“真的冇事,我們是有求於人,怎麼好讓容夫人等我們?”

說著,便牽著溫婉的手,回到了客廳。

秦招站在洗手間,看著鏡子中麵色蒼白的人,自嘲一笑,她早就該看明白這個男人,他隻愛自己,心裡從未有過她!哪怕是秦熙,也不過就是他利用自己同情心的一個手段。

要真的那麼愛秦熙,當初秦熙生病,需要一大筆治療費的時候,楊俢霖就不會突然銷聲匿跡。

等秦熙下葬之後才灰溜溜的回來,裝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,欺騙了她那麼多年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