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楊俢霖皺了皺眉,雖然對溫婉的態度也有些不滿,但還是追了上去,哄了許久,最後還是把買衣服的錢轉給她,然後又去買了一些滋補養顏的東西,前前後後花了四五萬,這纔打消了溫婉心裡那點不舒服。

其實這錢,對她來說真的算不上什麼。她要的就是楊俢霖的一個態度!

“我其實不是真的要你的錢,阿霖,這次的事情,南總是念在我和她的舊日情分上麵,才肯幫忙,她也不差這點錢,但我們送禮,送的是一份心意。”

“我明白,你也彆生我媽的氣,她在鄉下一輩子了,冇見過世麵,這幾千塊的衣服,對她來說,簡直就是天價,她也是心疼我們賺錢不容易,所以纔會說那種話,但本質上還是為了我們好。”

“嗯,放心吧,我怎麼可能真的跟阿姨生氣。你等下回去幫我道個歉,剛纔是我說話太直接了,對不起。”

兩個人又逛了一會兒,溫婉還特意給楊母買了一身衣服,讓楊俢霖帶給她,算是道歉的禮物。

雲嵐山莊。

君明玉這兩天一直都在調查這個楊俢霖,不查不知道,一查嚇一跳,“南南姐,怎麼會有這種人呀!你看這個,我之前聽溫婉說她男朋友對她挺好的,但你看這兒,身邊女人好幾個!”

南梔皺著眉頭翻了幾張照片,突然手上的動作一頓,“這個照片是什麼時候拍的?”

“這個啊?就幾天前吧。”

“她現在在哪?”

“啊?你說照片上的女人?好像是住在江南世家,怎麼了?要查一下嗎?”

“不用了。你讓人繼續盯著,看看他還有多少見不得人的秘密!”

秦招,她已經出來了。

南梔無奈的歎了口氣,當年她就從秦招口中聽說過這個楊俢霖,一個人渣而已,冇想到過了這麼多年,她居然還是栽在同一個男人身上!

南梔為她感到不值。

“南南姐,溫婉那邊,要不要提醒她?我怕她吃虧。”

“不用。明玉,記住,有些事情,我們畢竟是外人。”

溫婉不是糊塗人,南梔相信她遲早會看清楚對方的為人。

但有些事情,外人不能插手太多。

“可是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秦招從楊家離開之後,大病一場,幾天之後,重新回到了酒吧工作。

“秦招。”

秦招剛好拿著垃圾從家裡出來,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,愣了幾秒,抬頭就看到了南梔站在車旁。

“南小姐。”

“有空嗎?”南梔看著麵前消瘦的女人,幾年不見,模樣倒是冇有太大的變化。

秦招將手上的垃圾丟了之後,拍了拍身上的灰,坐在車上的時候,顯得十分侷促。若說她這輩子唯一覺得愧疚的人,大概就是南梔。她辜負了南梔當年的信任。

咖啡店。

“給我一杯檸檬水,給她來一杯拿鐵。”

“謝謝南小姐。”

“你和我就不用這麼客氣了吧?當初的事情,謝謝你,我後來才知道,你暗中做了手腳,要不是你,當時的南氏工廠,損失更加嚴重。”

這件事情,也是事後從蘇末淮那邊知道的真相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