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芳小說 >  探墓筆記雲峰 >   第1579章

-“嗝”。

灰叔忍不住打了個飽嗝,口臭味頓時瀰漫了整間屋子,把頭深吸一口,閉上了眼,小萱鼓著腮幫子,也不敢吭聲。

這種口臭比腳臭狐臭猛的多,真能把人熏死,我們都忍著不說話,是怕失禮得罪人。

屋內燈光昏暗,阿春神情痛苦的躺在床上輕微扭動,她手腳被綁,耳朵鼻子還有....,我不好意思多講,但諱不避醫,可以接受。

灰叔一口口的抽捲菸,他眼睛不斷瞥向牆上掛的時鐘。

秒針卡卡的走,深夜聽的格外清楚。

“當!當!當!”

整點報時,十二點。

灰叔一把丟了捲菸,他從自己包裡掏出個“竹夾子”。

這竹夾子看著年頭不短,包漿很重,兩頭各帶著一段細繩子,外形像古代那種夾手的刑具。

他聲音清朗,突然大聲念道:“黃春兒啊,今日非爾葬命之時,爾魂列床頭,魄立床西,逢今朝臘月初三,老漢我替你屍毒過身,事後你當供我瓜果蔬菜豬牛羊狗,以報大佛啊。”

趙爺嘖了聲,說什麼節骨眼了都,趕緊開始吧,彆整這套老切口了。

灰叔不樂意了,他說:“那不行啊!切口不能免,這是家裡祖宗給定的規矩,當年要不然這套切口,我家祖宗早就餓死街頭了,又哪裡會來今日的我啊。”

趙爺無奈,說隨你吧,我們都尊重你家祖輩規矩。

灰叔滿意的點點頭,他一把撩開被子,拽住了阿春腳踝,粗魯的把阿春拖到了床邊,隨後直接用竹夾子,夾住了阿春腳底板。

他扭頭吩咐道:“拉繩子。”

我和豆芽仔開始拉繩子,他又皺眉說:“用力,要阻斷血液流通,力氣小了不行。”

我咬牙,狠下心用力拉繩子,豆芽仔也一樣。

阿春呢喃著喊痛。

灰叔捏開阿春嘴巴,用大頭針在他上顎某個部位刺了兩下,應該是刺流血了。

隨後他一直盯著阿春臉看,看了能有好幾分鐘。

突然,像是從阿春臉上看到了什麼,他毫不猶豫立即俯下去,嘴對嘴和阿春吻在了一起。

阿春瞬間眼睛睜大!恐懼的看著灰叔。

我們都看到了。

不是情侶間那種正常輕吻,灰叔腮幫子不停收縮,就像在用儘全力,往自己嘴裡吸什麼東西。

阿春雙手抓緊床單,似乎有種要把床單抓破的感覺。

十幾秒後,灰叔慢慢鬆開嘴。

隻聽噗通一聲。

他整個人,直接跪在了地上!

“灰....灰叔!你的臉....!”

灰叔跪在地上緊閉嘴巴,能聽到他牙齒咬的咯吱作響,他臉色也由之前的紅潤,一瞬間成了青黑色!非常詭異。

他伸了一下手,示意我們都不要說話。

隻見灰叔慢慢平躺平在地上,他掀開自己上衣,用大拇指,死命壓著肚子上的一個不知名穴位。

“呼.....”

他張開嘴,緩緩吐出了一口白氣。

室內冇這麼冷,我們正常呼吸絕不會看到這種白氣。

我看著他肚子就像一個皮球,伴隨故意控製的呼氣吸氣,不停的乾癟下去,膨脹起來,膨脹起來,又乾癟下去。

這個過程持續了十多分鐘,灰叔臉上的青黑色慢慢消退,恢複了正常人的紅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