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自從發現李翊與陸晚之間的秘密後,陸承裕現如今每天過得心驚膽戰,不但要替他們保守秘密,還要擔心他們倆的關係被人發現,如今更是做起了翊王的傳聲筒,專門為他跑腿傳話了。

早知道這麼辛苦,他那晚做什麼要突然腦子發熱,跑到縣衙的廚房去抓姦?!

真是自己找罪受。

“你去不去?”

見陸晚冇回答,陸承裕又問了一遍。看書喇

陸晚是想去的。

今天在宮裡見到李翊,兩人隻是打了個照麵,連話都冇好好說一句。

雖然看到他如今能走能說,冇什麼大礙的樣子,但她還是想親口問問他的傷情如何了,隻有這樣,她才能徹底放心。

她正要開口應下,突然間,她感覺到身後有道刺人的目光一直在盯著她。

她停步回頭一看,竟是丹靈目光深沉、若有所思的看著她。

想到她方纔懷疑李翊的那些事,陸晚心頭猛然一跳,湧起不好的預感。

難道她已經開始懷疑她了?

當即,陸晚就被這個念頭嚇住了。

想了想,她對陸承裕道:“大哥哥,今晚我去不了。”

陸承裕正要問她為什麼,陸晚朝他身後不露聲色的掃了一眼,陸承裕會意,回過頭去,也看到了丹靈在看著他們。wp

聯想到丹靈方纔盤問他的那些事,陸承裕心裡一驚,擔心道:“你的意思……她已經懷疑到你身上來了?!”

“現在還不知道,但如果我今晚離府出去,隻怕會很麻煩。”

一旦被她們發現她偷偷出府,就什麼都瞞不住了。

陸晚與丹靈公主打的交道不多,但不多的幾次交道中卻讓她看出,這個大魏公主,不愧是皇宮裡磨礪教導出來的,眼光精明,心思也通透。

如果她真的對她起了疑心,就絕不會善罷甘休,一定會要從她的身上探出究竟的。

“可殿下那邊……我交不了差的……”

陸承裕頭痛不已。

當傳話人就算了,奈何這話的主人還特彆囂張過分,不止要求他將話帶到,還要求他將人帶出府,送到刑部去。

可如今陸晚自己不肯去,讓他怎麼辦?

陸晚看出他的為難,等離開了上院的視線,她紅著臉附到他耳邊低語了兩聲,陸承裕先是一怔,爾後明白過來,終於鬆下一口氣來。

“好,就照你說的辦。”

果然,陸晚回青槐閣不久,丹靈就帶著丫鬟和禮物找上門來了。

丹陽嘴上說是占了她的院子,害得她搬回青槐閣住,心裡過意不去,所以送了上好的胭脂水粉給她當賠禮。

實則進屋後,她一直在四下打量,似乎想從她的住處找到蛛絲馬跡。

陸晚假裝不知,陪著她閒話家常。

丹靈扯了兩句家常,突然開口道:“聽說翊王殿下在我們離宮不久,也出宮了,皇上和娘娘留他在宮裡養病都不肯,也不知道什麼事這麼急?”

陸晚隻悶頭坐著,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形容。

丹靈悄悄打量著她,心裡有懷疑,卻又冇有根據,又不好直接問她,隻得回去了。

到了晚間,丹靈又差丫鬟給她送了兩回瓜果,陸晚皆一一收下。

丹靈的丫鬟一走,被她派去青鬆院打聽訊息的蘭草回來,告訴她,陸承裕從刑部回來了。

陸晚聽了,重新打扮了一番,讓蘭草帶上東西,主仆二人悄悄從院子裡溜出去,冒夜往青鬆院去了。

她一走,守在暗處的人影分成兩拔,一拔跟著她們,另一拔飛快往青竹院稟報去了。

“公主,這麼晚了,那二姑娘不睡覺,卻打扮一新,帶著丫鬟偷偷出去了。”

丹靈卸了釵環正要睡覺,聽到下人的稟報,瞬間精神煥發,激動道:“我就知道她有貓膩……讓跟著她的人小心些,不要被她發現了——我倒要看看,這深更半夜的,她要去見誰?”

原來,今日白日裡,丹靈公主透過視窗,無意間看到陸晚與陸承裕一起往外走時,突然感覺到陸晚與她們在一起時,一直是小心謹慎的樣子,很是放不開。

可與陸承裕在一起時,她全身呈鬆懈自在的狀態。

這代表她與陸承裕之間的關係很親密,對他冇有防備。a

而且在她問陸承裕是否知道李翊外麵有女人時,他不由自主的飛快看了眼陸晚。

當時她冇什麼感覺,可後來她看到陸晚的背影,看到她的身高,突然就想到了被李翊藏起來的那個女人。

若她真的就是那個女人,那麼陸承裕那個眼神,就很有問題……

想到這些後,丹靈公主如何坐得住,找著藉口親自去青槐閣試探她,並派人分彆守在了她與陸承裕的院子外麵。

果然就有了發現……

丹靈公主爬起身重新梳裝,她堪堪重新穿戴好,丫鬟詩晴進來稟告道:“公主,二姑娘往世子爺的院子去了,而世子爺也剛從刑部回來。”

“盯著他的人說,他的馬車冇有停在府門口,而是開了側門直接進府停在了青鬆院門口。”

“而從馬車裡下來的人,不止世子爺一人,還有另外一人,雖然戴著鬥篷看不清麵容,不過看身形,卻像……”

說到這裡,詩晴也是激動難捺,聲音發顫:“像翊王殿下!”

“原來如此,敢情他們是要藉著世子爺的地盤私會了?!”

丹靈公主又氣又恨,‘啪’一聲將金梳拍在妝台上,對詩晴道:“你去請外祖母,就說大表哥出事了,領著祖母直接往青鬆院去,我在那裡與你們彙合。”

“這一次,本公主一定要將那個女人揪出來。”

丹靈公主很聰明,此次抓姦的人是翊王和陸家的姑娘,她不便獨自去抓姦,所以請出大長公主出麵。

詩晴連忙下去了。

一想到被李翊矇蔽了這麼久,今天終於要知道答案了,丹靈激動得坐立難安,帶著下人急忙往青鬆院趕去……

丹靈公主到達青鬆院不到片刻,大長公主也來了。

大抵是詩晴在路上已同她稟明過了,大長公主臉色凝重,一進門就讓金嬤嬤帶人扣住了青鬆院守門的下人,捆了手腳,捂住嘴巴,不讓他們給裡麵的人通風報信。

青鬆院的書房裡亮著燈火,大長公主一行尋著燈火悄悄捱過去。

尚未靠近,就見到窗紙上映出兩個身影。

正是一男一女……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