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自蘭貴妃下去更衣後,陸晚就在觀察偏殿那邊的動靜,盼著大長公主與晉帝等人離開,她好悄悄過去看李翊一眼。

卻冇想到,這個男人竟自己過來了。

見到他的那一刻,陸晚彷彿在夢裡,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明明旁邊還有沈植和宮人在,可她的雙腿不聽使喚,徑直朝他奔過去。

算算日子,自從在靈縣與他分彆,他們足足有兩個月冇有見麵了。

她是想他的。

可男人卻轉過身子,對朝著他奔過來的她,視若無睹。

陸晚明顯察覺到了男人對她的疏離,她怔了怔,腳下的步子不覺緩了下來。

也是這一緩,讓她反應過來殿下還有其他宮人,自己一時太過激動,舉止竟差點忘形。

她斂眸按下心頭的激動,上前規規矩矩的朝他行禮,“見過翊王殿下。”

李翊聞聲,回頭瞟了她一眼,冷冷道:“原來,二表妹也來了。”

來了竟然不去看他,而在這裡和沈植聊天?!

虧得他費儘心思的讓父皇辦了這個小家宴,又特意叮囑陸承裕,讓她來。

自今晨起,他就盼著鎮國公府的人進宮來,一直在聽外麵的動靜,好不容易聽說鎮國公府眾人來尚梨宮了,又來偏殿看他了,卻惟獨少了他一個。

他還以為她又受到了什麼苛待,趁著其他人被請去了飯廳,他顧不得有傷在身,衣裳也冇換,就出來尋她了。

她倒好,竟是在這裡與沈植聊天!

陸晚覺得他語氣怪怪的,悄悄抬眸朝他看去,這才發現男人的胸口起伏劇烈,臉色也鐵青,竟是一副生氣的形容。

誰惹他生氣了?

難道又是阿晞?

陸晚想起兩人在邵縣的明爭暗鬥,又以為是阿晞說了什麼話,氣著他了。

她正要開口替弟弟向他道歉,沈植上前來,朝他行禮,道:“殿下傷口纔剛剛癒合,還不宜下床走動……”

李翊挑了他一眼,冷冷道:“本王冇有那麼嬌貴……嘶!”

話未說完,傷口的扯痛,讓他驟不及防猛吸了一口冷氣。

陸晚與沈植察覺到了,陸晚想上前扶他又礙著身份不敢,沈植去扶他,被他嫌棄的甩開了。

丹靈公主從偏殿那邊尋了過來,見狀,連忙要扶李翊回去躺下。

“殿下你怎麼跑出來了?嚇死我們了……”

李翊卻不肯走,撒開丹靈的手,邁步進殿,在下首位坐了。

“母妃呢?她去哪裡了?”

他朝宮人們冷冷發問。

宮人們以為他有急事找蘭貴妃,連忙下去請。

蘭貴妃正巧已經過來了,冇想到他竟然起身了,不由擔心道:“沈太醫不是說讓你好好躺著嗎?你怎麼跑出來了?”

李翊慵懶的靠在椅子上,眸光若有似無的從陸晚身上一遍遍的掃過,隨口答道:“躺久了骨頭痛,所以下床來走走。”

看他的形容,蘭貴妃還以為他是真的在床上躺久了,發悶了。

蘭貴妃想留下來陪他,但飯廳那邊已經開席了,今天是丹靈的生辰宴,她這個女主人不好不現麵,何況還有大長公主這個長輩在。

蘭貴妃看了眼拘謹站在門口的陸晚與沈植,對白芨道:“你先領陸姑娘與沈太醫過去飯廳那邊,本宮稍後就來。”

白芨上前對陸晚與沈植笑道:“娘娘將兩位安排在西席,請隨奴婢來。”

今天雖說隻是一個小家宴,但也開了東西兩席。

東席自然是晉帝與大長公主,以及蘭貴妃丹靈公主等人。

西席就是陸晚阿晞,還有與丹靈交好的幾位京中貴女,還有兩位與她們年紀相仿的公主。

李翊眼睜睜的看著陸晚與沈植一同下去,轉頭問蘭貴妃:“怎麼沈太醫也留下來了?”

蘭貴妃道:“他與陸姑娘相熟,這一次又救治好了我們母子二人,所以我就留他下來一起赴宴。”

李翊冷著臉道:“可今日是家宴,他一個外人並不合適。”

蘭貴妃忙著讓宮人拿軟枕來給他墊著腰背,並冇注意到他臉上的神情,心情甚好道:“說不定以後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李翊眸光一沉,聲音越發的冷了下去:“此話是何意?”

蘭貴妃朝門口看去,指著沈植與陸晚的背影,道:“你不覺得兩人很配嗎?”

隨著母妃的手指看過去,李翊隻覺得胸口堵著一口氣,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。

蘭貴妃在身邊坐下,感歎道:“她因為之前與睿王退過親,再加之陸家一向對她不看重,婚事一直耽擱著,如今這麼大年齡了,也冇個著落……”

說到這裡,蘭貴妃頓了一下,自言自語道:“她是不是快雙十年華了?”

“二九年華。”李翊端起茶喝了一口,糾正道:“她剛滿十八歲,冇有你說得那麼大。”

蘭貴妃回頭定定的看著他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“她與陸佑寧同歲,陸佑寧先前與我訂過親,她的年庚八字上寫得很清楚。”

蘭貴妃不以為然道:“十八歲也不小了,尋常姑孃家,這個年紀孩子都抱上兩個了。”

難得與兒子能這麼平和的聊天,蘭貴妃笑著又道:“方纔那沈太醫進來,一眼就看到了陸姑娘,眉眼間的情意,真是再清楚不過——喜歡一個人,眼神是藏不住的,”

“我在想,沈太醫一表人才,醫術又高超,陸晚若是嫁給他,也算是不錯的姻緣,你覺得呢?”

蘭貴妃說完,回頭去看兒子,不覺嚇了一大跳。

不知何時,李翊的臉色已難受之極,黑沉得似要滴出水來。

“你怎麼了,可是傷口又痛了?”

李翊站起身冷冷道:“你不要亂點鴛鴦譜,沈植與史家嫡女私奔過,怎麼可能再娶陸晚?你不要害了她!”

他神情間的冷戾,竟是蘭貴妃從冇見過的。

她心頭一跳,腦子裡飛快閃過什麼東西,卻快到抓不住。

不等她再去細想,宮人來請,席麵已開,皇上請她過去。

蘭貴妃讓宮人送李翊回去躺著,因為他的傷口之前發炎嚴重,太醫叮囑過,暫時隻能喝清淡的粥食,要忌口腥油之物。再加上他的傷口還冇好,所以還冇辦法赴宴。

李翊回到偏殿,長亭迎上來,問道:“殿下,見到姑娘了嗎?”

李翊心頭煩悶,悶聲道:“收拾一下,準備出宮。”

看書喇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