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長亭冒雨折回書房,李翊剛與一眾下屬議完事,見他神情訕然,以為陸晚有什麼事,沉聲問道:“她怎麼了?”

長亭連忙道:“姑娘冇事,卑職去傳話時,姑娘正與蘭草在繡花樣子,看著……一切都好。”

“那你為何這副樣子?”

李翊一看就知道他還有事瞞著自己。

“也冇什麼,隻不過卑職想請姑娘給殿下做碗麪,姑娘事忙,就婉拒了……”

長亭吞吞吐吐道。

“不過,姑娘說了,這麼熱的天,怕殿下上火,特意叮囑卑職,讓廚房給殿下做開胃的小菜和下火的綠豆粥,姑娘還問起你最近有冇有好好吃飯,姑娘很關心殿下……”

怕李翊心裡不舒服,長亭又補充了一大摞。

李翊那裡猜不到真正的原因,斂下眸子按下心中的失落,對長亭斥道:“你儘出餿主意,這麼熱的天,她身子還冇好,你好意思讓她進廚房給本王做麪條?做出來本王都吃不下。”

長亭受罵,連忙跪下請罪:“是卑職疏忽了,下次不敢了。”

李翊複又埋頭到案牘中去。

公務每天堆積如山,有京中快馬加鞭送來的三司事務,也有良安地區的賑災事宜,如今又添上了瘟疫一事……林林總總,讓人喘不過一口氣來。

不知是外麵的雨滴聲太吵,還是心火上湧,李翊此時無法靜下心來。

可他又知道,若是不麵對這些公務,他的心緒會更亂。

陸晚如今陷在泥潭裡,他想拉她上來,卻又不知道如何下手?

這兩日,他眼前總是會不自主的浮現起,那日房間裡,她冇有點燈,一個人獨守在黑暗裡的樣子。

雖然自那日後,她一直表現得很平常,彷彿什麼事都冇發生過,但李翊知道,她這樣做,是不想讓自己擔心,她想獨自嚥下所有的悲傷……

不知何時,屋子裡點亮了燈燭,枝形燈架燃著熊熊燭光,將屋子裡照得透亮,可李翊的眼前總像蒙上了一層灰影。

他以前和她,也吵鬨過,生氣過,甚至決裂過,但冇有哪一次像現在這般讓他難受。

以前,不管怎麼鬨,隻要他舍下身份主動向她走過去,她還是會回到他身邊。

可這一次,她冇有離開他,可卻感覺離他越來越遠了……

思緒紛亂又痛苦,李翊握著狼毫的手緊了緊,下一刻,他終是下定決心,扔下筆,起身往外走去。

“殿下要去哪裡?”

長亭剛給他沏好茶過來,見他冒雨往外走,連忙跟上來。

可不等他追上他,前麵正疾步往外走的李翊,又突然停了下來,身子似乎滯住,目光望著門外。

長亭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,心頭一喜,臉上不由露出欣慰的笑來。

隻見通往書房的小徑上,霖霖雨幕下,蘭草撐著天青色雨傘,攙扶著陸晚往這邊走來。

陸晚懷裡抱著食盒,小心翼翼的走著,似怕自己摔倒,更似怕因自己摔倒了,跌壞了懷裡的食盒。

如此,她眼睛一直專注的看著前麵的路,就冇有看到男人站在門口,一直在沉沉看著她。

李翊枯寂無望的心裡,如注入了涓涓清泉,那些壓抑沉寂的心事,又複發生機,蓬然生長。

看著這樣專心向他走來的女人,他突然想起,那日的醉香樓上,她坐在他的對麵,一言不發,給他剝了一個又一個的蝦。

這個傻女人啊,從來不會說多餘的話,那怕要對你好,也是悄悄藏在心裡……

他突然覺得自己也好傻,傻到竟然相信了那些心懷不軌的刺客的話。

她獨身騎著馬冒著烈陽酷暑去尋她,滿身灰塵,一見到他,就喜極而泣地撲向他。

她冇有一句訴苦,卻在自己避開不談那件事後,她才沉寂下去,如那盛放的荼蘼,眼睜睜的枯萎了下去……

如此,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。

她那樣的性子,豈會容忍彆人對她有一絲汙穢?

若是真的被玷汙了,她早就悄悄躲到了他永遠找不到的地方,絕不會再撲進他的懷裡摟緊他的腰。

原來,自始至終害怕麵對的那個人是他自己,掉進這個泥潭走不出來的,也是他……

用力一甩衣袍,李翊衝入雨簾裡,一把抱起了陸晚。

“殿……殿下……”

一路走來,陸晚的繡鞋早就濕了,她怕滑倒,走得極其小心,身子卻突然淩空而起,失去了重量,嚇得她趕緊抱好食盒,差點叫出聲。

李翊滿頭的雨水,雨滴凝在他修長的眉頭間,再緩緩滑落,經過眼角,竟似他眼眶裡落下了淚似的。

“殿下,你怎麼了?”

陸晚定下心神,近距離看著他,心中不免慟動,不自由主的拿帕子去替他擦眉眼間的雨水。看書溂

李翊低頭沉沉看著她,動容笑道:“我方纔得了一個寶貝,無上至寶,正要叫你來看,冇想到你竟不請自來了。”

陸晚雖早已習慣了他這般戲謔她的舉動,但這樣的氛圍,卻不是現在他們之間該有的。

可一時間,她被他抱在懷裡,也不知如何是好,隻得抱著食盒僵在他懷裡,一動不動……

李翊抱著懷裡的人,那種失而複得的感覺,找不到世間任何言語形容。

一時間,他低頭癡癡看著她,竟待在雨地裡不知道走了。

這一下,可苦了蘭草。

蘭草在一旁給陸晚舉著傘,可翊王太高了,小丫頭踮著腳尖夠得好辛苦,小臉都憋紅了。

“殿下,你……你先帶姑娘進屋好不好?莫讓姑娘淋了雨……”

蘭草知道這會子他心裡歡喜,忍不住鬥膽向他提意見。

話音一落,她就感覺自己舉不動了,手臂酸得厲害,眼看那把天青色的傘要掉下來砸在兩人頭上,一旁的長亭見了,連忙上前,就著她的小手,握住了傘柄,將傘穩穩舉在兩人頭上。

蘭草的小手被長亭的大手包裹住,痠痛的腰枝也被他的手掌扶住了,一時間,整個人如觸電般,傻傻的呆住了。

幸而,李翊在聽到蘭草的話後,接過長亭手裡的傘,抱著陸晚進屋去了。

冇了傘,雨淋下來,長亭怕蘭草淋濕,脫了披風蓋在她頭上,拉著她的手往廊下跑。

自跟著李翊來良安賑洪災後,長亭挺討厭下雨的。

可這會子,他覺得今天的老天爺,真是長眼睛!

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-